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7部:大结局 第十五章 一个文雅的人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为保证能给崇祯同志个交代,崇祯八年六月,曹文诏奉命出发,追击民军。   曹文诏的攻击目标,是十几万民军,而他的手下,只有三千人。   自打开战起,曹文诏就始终以少打多,几千人追几万人,是家常便饭。   但上山的次数多了,终究会遇到老虎的。   曹文诏率领骑兵,一口气追了几百里,把民军打得落花流水,斩杀数千人。   但自古以来,人多打人少,不是没有道理的。   跑了几百里后,终于醒过来了,三千人而已,跑得这么快,这么远,至于吗?   于是一合计,集结精锐兵力三万多人,回头,准备跟曹文诏决战。   崇祯四年起,曹文诏跟民军打过无数仗,从来没输过,胆子特大,冲得特猛,一猛子就扎了进去。   进去了就再没出来。   民军已走投无路,这次他们没打算逃跑,只打算死拼。   而曹文诏由于太过激动,只带了先锋一千多人,就跑过来了。   三万个死拼的人,对一千个激动的人,用现在的编制换算,基本相当于一个人打一个排,能完成这个任务的,估计只有兰博。   曹文诏不是兰博,但他实在也很猛,带着骑兵冲了十几次,所至之处,死伤遍地,从早上一直打到下午,斩杀敌军几千人。   眼看快到晚上,杀得差不多了,曹文诏准备走人。   这并非玩笑,曹总兵是骑马来的,就算打不赢,也能跑得赢。   在混乱的包围圈中,他集结兵力,发动突击,很快就突出了缺口,准备回家洗澡睡觉。   当时场面相当混乱,谁都没认出谁,在民军看来,跑几个也没关系,所以也不大有人去管这个缺口。   但关键时刻,出情况了。   曹文诏骑马经过大批民军时,有一个小兵正好被俘,又正好看见了曹文诏,就喊了一句:   “将军救我!”   当时的环境,应该是很吵的,有多少人听见很难说,但很不巧,有一个最不该听见的人,听见了。   这个人是民军的一个头目,而在不久之前,他曾在曹文诏的部队里干过。   作为一个敬业的人,他立即对旁人大喊:   “这就是曹总兵!”   既然是曹总兵,那就别想跑了。   民军集结千人,群拥而上围攻曹文诏。   曹文诏麻烦了,此时,他的手下已经被打散,跟随在他身边的,只有几个随从。   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的曹文诏,在他人生的最后时刻,诠释了勇敢的意义。   面对上千人的围堵,他单枪匹马,左冲右突,亲手斩杀数十人,来回冲杀,无人可挡。   没人上前挑战,所有的人只是围着他,杀退一层,再来一层。   曹文诏是猛人,猛人同样是人,包围的人越来越多,他的伤势越来越重,于是,在即将力竭之时,他抽出了自己的刀。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举刀自尽。   曹文诏就这样死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然很勇敢。   无论如何,一个勇敢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   崇祯极其悲痛,立即下令追认曹文诏为太子太保,开追悼会,发抚恤金,料理后事等等。   从某个角度讲,曹文诏算是解脱了,崇祯还得接着受苦,毕竟那几十万人还在闹腾,这个烂摊子,必须收拾。   所以,曹文诏死后不久,崇祯派出了另一个人。   当时的局势,已经是不能再坏了,凤阳被烧了,曹文诏被杀了,皇帝也做了检讨,原先被追着四处跑的民军,终于到达了风光的顶点。   据史料记载,当时的将领,包括左良玉、洪承畴在内,都是畏畏缩缩,遇上人了,能不打就不打,非打不可,也就是碰一碰,只求把人赶走,别在自己防区里转悠,就算万事大吉。   对此,诸位头领大概也是明白的,经常带着大队人马转来转去,有一次,高迎祥带着十几万人进河南,左良玉得到消息,带人去看了看,啥都没说就回来了。   照这么下去,估计高迎祥就算进京城,大家也只能看看了。   然而一切都变化了,从那个人到任时开始。   对这个人,崇祯给予了充分的信任,给了一个绝后而不空前的职务——五省总督。   这个职务,此前只有陈奇瑜和洪承畴干过,但这人上来,并非是接班的,事实上,他是另起炉灶,其管辖范围包括江北、河南、湖广、四川、山东。   当时全国,总共只有十三个省,洪承畴管五个,他管五个,用崇祯的说法是:洪承畴督师西北,你去督师东南,天下必平!   这个人就是之前说过的第四个猛人,他叫卢象升对大多数人而言,卢象升是个很陌生的名字,但在当时,这是一个相当知名的名字,而在高迎祥、李自成的嘴里,这人有个专用称呼:   卢阎王。   就长相而言,这个比喻是不太恰当的,因为所有见过卢象升的人,第一印象基本相同:这是个读书人。   卢象升,字建斗,江苏宜兴人。明代的江苏,算是个风水宝地,到明末,西北打得乌烟瘴气,国家都快亡了,这边的日子还是相当滋润,雇工的雇工,看戏的看戏。   鉴于生活条件优越,所以读书人多,文人多,诗人也多,钱谦益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   但除此外,这里也产猛人——卢象升。   所谓猛人,是不恰当的,事实上,他是猛人中的猛人。   但在十几年前,他跟这个称呼,基本是八杆子打不着,那时,他的头衔,是卢主事。   天启二年(1622),江苏宜兴的举人卢象升考中了进士,当时吏部领导挑中了他,让他在户部当主事。   据史料说,卢主事长得很白,人也很和气,所以人缘混得很好,没过两年,就提了员外郎,只用了三年时间,又提了知府。   到崇祯二年,卢象升已经是五品正厅级干部了,就提拔速度而言,相当于直升飞机,而且卢知府人品确实很好,从来没有灰钱收入,群众反应很好。   总之,卢知府的前途是很光明的,生活是很平静的,日子是很惬意的,直到崇祯二年。   这年是比较闹腾的,基本都是大事,比如皇太极打了进来,比如袁崇焕被杀死,当然,也有小事,比如卢象升带了一万多人,跑到了北京城下。   当时北京城下的援兵很多,有十几路,卢象升这路并不起眼,却是最有趣的一路,因为压根没人叫他来。   卢象升是文官,平时也没兵,但他听说京城危急,情急之下,自己招了一万多人,就跑过来了。   明末的官员,是比较有特点的,最大的特点,就是推卸责任,能不承担的,绝不承担,能承担的,也不承担,算是彻头彻尾的王八蛋。   卢象升负责任,起码他知道,领了工资,就该办事。   但遗憾(或者是万幸)的是,卢象升同志没能打上仗,他在城下呆了一个多月,后金军就走了。   当然,这未必是件坏事,因为以他当时的实力,要真跟人碰上,十有八九是个死。   但这无所事事的一个月,却永远地改变了卢象升的命运,因为这段时间里,他亲眼目睹,一个叫袁崇焕的统帅,如何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囚犯。   这件事情,最终影响了他的一生,并让他在九年之后,做出了那个关键性的抉择。   朝廷的特点,一向是能用就使劲用,既然卢知府这么积极,干脆就让他改了行。   崇祯三年,卢象升提任参政,专门负责练兵。   当时最能打仗、最狠的兵,除辽东,就是西北,这两个地方的人相当彪悍,战斗力很强,敢于玩命,就算打到最后一个人,也不投降,是明朝主要的兵源产地。   卢象升练兵的地方是北直隶,就单兵作战能力而言,算是二流。   然而事实证明,只有二流的头头,没有二流的兵。   明朝的精锐部队,大都有自己的名字,比如袁崇焕的兵,叫做关宁铁骑,洪承畴的兵,叫做洪兵,而卢象升的兵,叫天雄军。   就战斗力而言,明末的军队中,最强的,当属关宁铁骑,天雄军的战斗力,大致排在第三(第二还没出场),比洪兵强。   据高迎祥和李自成讲,他们最怕的明军,就是天雄军。   比如关宁铁骑,虽然战斗力强,但都是骑兵,冲来冲去,死活好歹都是一下子,但天雄军就不同了,比膏药还讨厌,贴上就不掉,极其顽固,只要碰上了,就打到底,不脱层皮没法跑。   天雄军的士兵,大都来自大名、广平当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所以如此强悍,只是因为卢象升的一个诀窍。   两百多年后,有一个人使用了他的诀窍,组建了一支极为强悍的部队,这个人的名字,叫做曾国藩。   没错,这个诀窍的名字,叫做关系。   和曾国藩的湘军一样,卢象升的天雄军,大都是有关系的,同乡、同学、兄弟、父子,反正大家都是熟人,随便死个人,就能愤怒一堆人,很有战斗力。   但这种关系队伍,还有个问题,那就是冲锋的时候,一个人冲,就会有很多人跟着冲,但逃跑的时候,有一个人跑,大家也会一起跑。   比如曾国藩同志,有次开战,就遇到这种事,站在后面督战,还划了条线,说越过此线斩,结果开打不久,就有人跑路,且一跑全跑,绕着线跑,追都没追上,气得投了河。   卢象升没有这个困惑,因为每次开战,他都站在最前面。   事实上,卢先生被称为卢阎王,不是因为他很能练兵,而是因为他很能杀人——亲手杀人。   之前我说过,卢象升长得很白,但我忘了说,他的手很黑。   卢象升是个很有天赋的人,据史料记载,他天生神力,射箭水平极高,长得虽然文明,动作却很粗野,每次作战时,都拿着大刀追在最前面,赶得对方鸡飞狗跳。   他最早崭露头角,是一次激烈的战斗。   崇祯六年,山西流寇进入防区,卢象升奉命出击,对方情况不详,以骑兵为主力,战斗力很强,人数多达两万。   卢象升只有两千人,刚开战,身边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一头扎进了敌营。   他的这一举动,搞得对方也摸不着头脑,被他砍死了几个人后,才猛然醒悟,开始围攻他。   卢象升的大刀水平估计相当好,敌人只能围住,无法近身,万般无奈,开始玩阴的,砍他的马鞍(刃及鞍)。   马鞍被干掉了,卢象升掉下了马,然后,他站了起来,操起大刀,接着打(步战)。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骇人听闻了,卢象升就这么操着大刀,带着自己的手下,把对方赶到了悬崖边。   没办法了,只能放冷箭。   敌人的箭法相当厉害,一箭射中了卢象升的额头,又一箭,射死了卢象升的随从。   这两箭的意思大致是,你他娘别欺人太甚,逼急了跟你玩命。   这两箭的结果大致是,卢象升开始玩命了。而且他玩命的水平,明显要高一筹。   他提着大刀,越砍越有劲,几近疯狂(战益疾)。这下对方被彻底整懵了,感觉玩命都玩不过他,只好乖乖撤退,以后再没敢到他的地界闹事。   虽然卢象升的水平很高,但在当时,他还不怎么出名,也没机会出头,然而帮助他进步的人出现了,这人的名字叫做高迎祥。   崇祯七年,高迎祥等人跑出了包围圈,就进了郧阳,郧阳被折腾得够呛,巡抚也下了课,这事说过了。   但这件事,对卢象升而言,有着决定性的意义,因为接替郧阳巡抚的人,就是他。   如果高迎祥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估计是死都不会去打郧阳的。   卢象升是个聪明人,聪明在他很明白,凭借目前的兵力,要把民军彻底解决,是绝不可能的。   作为五省总督(后来变成七省),他手下能够作战的精锐兵力,竟然只有五万人,但在这几省地界上转来转去的诸位头领,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有好几万人,总计几十万,还满世界转悠,没处去找。   但他更明白,彻底解决民军的头领,是绝对可能的。   民军虽然人多势众,但大都是文盲,全靠打头的领队,只要把打头的干掉,立马就变良民。   而在所有的头头里,最有号召力,最能带队的,就是闯王。   强调,现在的闯王是高迎祥,不是李自成。   高迎祥在所有的头领中,高迎祥是个奇特的人,他的奇特之处,就是他一点也不奇特。   明末的这帮头领,都是比较特别的,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很有个性。   但凡古代干这行的,基本是两种人,吃不上饭的,和混不下去的,文化修养,大都谈不上,所以做事一般都不守规矩,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军队也是一样,今天是这帮人,没准明天就换人了,指望他们严守纪律,按时出操,没谱。   但高迎祥是个特例,他没什么个性,平时不苟言笑,打赢了那样,打输了还那样。   许多头领打仗,明天究竟怎么走,不管,也懒得管,打到哪算哪。   高迎祥的行军路线,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并表明路标,引导部队行进。   更吓人的是,高迎祥的部队,是有统一制服的——铠甲。   一般说来,盔甲这种玩意,只有官军才用(费用比较高,民军装备不起),大部都是皮甲,而高迎祥部队的盔甲,是铁甲。   所谓重甲骑兵,就是这个意思,更吓人的是,他的骑兵,每人都有两三匹马,日夜换乘,一天可以跑几百里,善于奔袭作战。   就这么个人,连洪承畴这种杀人不眨眼的角色,看见他都发怵。   打了好几次,竟然是个平手。   所以一直以来,高迎祥都被朝廷列为头号劲敌。   卢象升准备解决这个人。   当然,他很明白,光凭他手下的天雄军,是很难做到的,所以,他上书皇帝,几经周折,要来了一个特殊的人。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祖宽。   祖宽,不是祖大寿的亲戚,具体点讲,他是祖大寿的佣人。   但祖大寿同志实在太过厉害,一个佣人跟着他混了几年,也混出来了,还当上了宁远参将。   其实对于祖宽,卢象升并不了解,他最了解的,是祖宽手下的三千部队——关宁铁骑。   作为祖大寿的亲信,祖宽掌管三千关宁军,卢象升明白,要战胜高迎祥,必须把这个人拉过来,必须借用这股力量。   现在,他终于成功了,他认定,高迎祥的死期已然不远。   此时的高迎祥,正在为攻打汝宁做准备,还没完事,祖宽就来了。   高迎祥到底是有点水平,他从没见过祖宽,但看架势,似乎比较难搞,毅然决定跑路。   但他之所以跑路,不是为逃命,而是为了进攻。   高迎祥的战略思想十分清晰,敌人弱小,就迎战,敌人强大,就先跑路,多凑几个人,人多了再打。   一年前,曹文诏就是被这种战法报销的。   这一次,他的目的地,是陕州,在这里,有两个人正等待着他——李自成、张献忠。   民军最豪华的阵容,也就这样了,高迎祥集结兵力,等待着祖宽的到来。   以现有的兵力,高闯王坚信,如果祖宽来了,就回不去了。   祖宽果然来了,也果然没有回去,因为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又跑路了。   高迎祥的这次选择,是极为英明的,因为祖宽过来的时候,队伍里多了个人——左良玉。   高迎祥的这套策略,对付像王朴那样的白痴,估计还是有点用的,但祖宽这种老兵油子,那就没招了,他立马看穿了这个诡计,拉上了左良玉,一起去找高迎祥算帐。   接下来是张献忠先生的受难时间。   其实这事跟张献忠本没有关系,只是高迎祥让他过来帮忙,顺道挣点外快,可惜不巧的是,碰上了硬通货。   跑路的时候,根据惯例,为保证都能跑掉,是分头跑的,高迎祥、李自成是一拨,张献忠是另一拨。   所以官军的追击路线,也是两拨,左良玉一拨,祖宽一拨。   不幸的是,祖宽分到的,就是张献忠。   我说过,祖宽手下的,是关宁铁骑,跑得很快,所以他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追上了张献忠,大破之。   张献忠逃跑了,他率领部队,连夜前行,一天一夜,跑到了九皋山。   安全了,终于安全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祖宽。   估计是等了很久,关宁军很有精神,全军突击,大砍大杀,张献忠主力死伤几千人,拼死跑了出去。 又是一路狂奔,奔了几百里,张献忠相信,无论如何,起码暂时是安全了。   然后,祖宽又出现了。   我说过,他的速度很快。   此后的结果,是非常壮观的,用史书的话说——伏尸二十余里。   张献忠出离愤怒了,而这一次,他做出了违反常规的决定,比较有种,回头跟祖宽决战。   是的,上面这句话是不靠谱的,张献忠先生从来不会违反常规,他之所以回头跟祖宽决战,因为在逃跑的路上,遇上了两个人——李自成、高迎祥。   人多了,胆就壮了,张献忠集结数万大军,在龙门设下埋伏,等待祖宽的到来。   张献忠的这个埋伏,难度很大,因为祖宽太猛,手下全是关宁铁骑,久经沙场,“发一声喊,伏兵四起”之类的场景,估计吓不住,就算用几万人围住,要冲出来,也就几分钟时间。   面对困境,张献忠同志展现了水平,他决定,攻击中间。   利用突袭,把敌军一分为二,分而击破,这是唯一的方法。   单就质量而言,他的手下实在比较一般,但正如一位名人所说,有数量,就有质量,他集结了十倍于祖宽的兵力,开始等待。   不出所料,祖宽出现了,依然不出所料,他没有丝毫防备,带领所有的兵力,进入了埋伏圈。   张献忠不出所料地发动了攻击,数万大军发动突袭,不出所料地把关宁军冲成了两截。   接下来,就是张献忠先生意料之外的事了。   他惊奇地发现,虽然自己的人数占绝对优势,虽然自己出现得相当突然,但从这些被包围的敌人脸上,他看不到任何慌张。   其实张先生这一招,用在大多数官军身上,是很有效果的,对关宁军,是无效的。这帮人在辽东,主要且唯一的工作,就是打仗,见惯大场面,所谓伏兵,无非是出来的地方偏点,时间突然点,队伍分成两截,照打,有啥区别?   特别是祖宽,伏兵出现后,他非但没往前跑,反而亲自断后,就地组织反击,而他手下的关宁军,似乎也没有想跑的意思,左冲右突,大砍大杀,战斗从早上开始,一直打到晚上,伏兵打成了败兵,进攻打成了防守,眼看再打下去就要歇菜,撒腿就跑。   前后三战,张献忠损失极为惨重,死伤无数,被打出了毛病,据说听到卢象升、祖宽的名字就打哆嗦。   河南不能呆了,他率领军队,转战安徽。   相比而言,高迎祥、李自成的遭遇,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只有更惨,没有最惨。   高迎祥第一次遇见卢象升,是在汝阳城外。   据史料记载,当时他的手下,有近二十万人,光是营帐,就有数百里(连营百里),浩浩荡荡,准备攻城,看起来相当吓人。   而他的对手,赶来救援的卢象升,只有一万多人。   其实一直以来,官军能够打败民军,原因在于官军骑马,而民军只能撒脚丫跑。   但高迎祥是个例外,我说过,他的军队,是重甲骑兵,而且每人有两匹马,机动性极强,而卢象升手下能跟他打两把的,只有关宁铁骑,且就一两千人。   更麻烦的是,当卢象升到达汝阳的时候,军需官告诉他,没粮食。   没粮食的意思,就是没饭吃,没饭吃的意思,就是没法打仗。   一般说来,军中断粮一天,军队就会失去一半战斗力,断粮两天以上,全军必定崩溃。   卢象升的军队断粮三天,没有一个逃兵。   这个看似没有可能的奇迹,之所以成为可能,只是因为卢象升的一个举动——他也断粮。   他非但不吃饭,连水都不喝(水浆不入口),此即所谓身先士卒。   所以结果也很明显——得将士心,同仇敌忾。   其实很多时候,群众是好说话的,因为他们所需要的并非特权,而是公平。   公平的卢象升,是个很聪明的人,经过几天的观察,他敏锐地发现,高迎祥的部队虽然强悍,但是比较松散,选择合适的突破点,还是可以打一打的。   卢象升选择的突破点,是城西,鉴于自己步兵太多,骑兵太少,硬冲过去就是找死,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一千多年前,诸葛亮同志鉴于实在干不过魏国的骑兵(蜀国以步兵为主),想到了同样的方法。   没错,对付骑兵,成本最低,老少咸宜的方式,就是弓箭,确切地说,是弩。   诸葛亮用的,叫做连弩,卢象升用的,史料上说,是强弩,具体工艺结构不太清楚,但确实比较强,因为历史告诉我们,高迎祥的重甲骑兵,在开战后仅仅几个小时里,就得到了如下结果——强弩杀贼千余人。   其实城西的部队被击破,死一千多人,对高迎祥而言,并不是啥大事,毕竟他的总兵力,有几十万人之多,但他的军阵中,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导致了汝阳之战的失败。   这个弱点,就是人太多。   几十万人,连营百里,而据卢象升给皇帝的报告,高迎祥的主力骑兵,有五六万人,其余的大都是步兵以及部队家属。   步兵倒还好说,家属就麻烦了,这拨人没有作战能力,又大多属于多事型,就爱瞎咋呼,看到城西战败,便不遗余力地四处奔走,大声疾呼,什么敌人很多,即将完蛋之类。而最终的结果,就是真的完蛋了。   汝阳之战结束,高迎祥的几十万大军就此土崩瓦解,纷纷四散逃命,但高迎祥实在有点军事水平,及时布置后卫,阻挡卢象升的追击。   其实卢象升也没打算追击,一万人去追二十万人,脑子有问题。   但今天不追不等于明天也不追,卢象升看准机会,跟踪追击,在确山再次击败高迎祥,杀敌军数千人。   卢象升的亮相就此谢幕,自崇祯八年五月至十一月,他率绝对劣势兵力,先后十余战,每战必胜,斩杀敌军总计三万余人,彻底扭转了战略局势。   当然,高迎祥并不这么想,他依然认为,失败只是偶然,他所有的兵力,是卢象升的几十倍,战略的主动权,依然在他的手中,今年灭不了你,那就明年。   这个想法,让他最终只活到了明年。   十一月过去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是很平静的,卢象升没有动,高迎祥也没有动,原因非常简单——过年。   无论造反也好,镇压也罢,都是工作,工作就是工作,遇到法定假日,还休息还是得休息。   休息一个月,崇祯九年正月,接着来。
下一章:
上一章:

61 条评论 发表在“第7部:大结局 第十五章 一个文雅的人”上

  1. 太原网站建设 says:
    写的不错呀,加油
  2. 火焱 says:
    可怜的张献忠,写的精彩。
  3. 波波 says:
    真不忍心看下去,明朝亡的窝囊啊。
  4. 心灵的港湾 says:
    真怀疑明朝咋就这么亡了
  5. 大炮 says:
    卢象升厉害啊
  6. 未来 says:
    确实是太走马观花了,写得累,看得也累。高迎祥和李自成显然不是一般的匪寇,笔墨太少。
  7. 刀砍东风 says:
    明末五大猛人中,曹文绍一条筋,左良玉消极应战,洪承畴就是一卖豆干的色b,孙传庭虽是忠臣,但打的胜仗着实不多,能够挑大梁的,只有卢象升。可惜,最后让个死太监间接搞死了。
  8. 贫僧爱吃肉 says:
    卢象升是我们宜兴的
  9. 雪浴心原 says:
    看到这我已经心烦气躁了,看哪都乏味。王八蛋也好,亚忠诚也好,解决问题的关键是不能让有心办事为国效忠尽力的人寒心。谁人忠奸当世人估计是有看法的,连首辅都走马灯,总兵似草芥,越来越多的人只是在想,管你国破不国破,我只奋力不家亡!
    说是猛人,也只是像朱棣南下状况一样,“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虽然我比较支持廖化这人不差的观点,但还是当贬义用用)而已!
  10. 匿名 says:
    唉,杀来杀去,杀的还不都是明朝的百姓。有吃有喝谁去造反啊。。。真搞不懂,明朝最后怎么会弄成这样。。。
  11. 随风天涯 says:
    我曾到宜兴卢象升故居去看过,他那把练功用的大刀从刀身到长长的刀柄都是纯铁打造,有170多斤。你能举起来就不错了,还要在手里上下翻飞,不是猛人是什么?
    最关键的是,他的猛不仅是在拥有天生神力上,还在于他善练兵,打仗会动脑子。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对国家的忠诚。
    康有为曾说过:卢忠肃公以大节奠晚明。
  12. 毛宝 says:
    张献忠就是一个禽兽,他除了吃人肉,还干过很多人干不出来的事情
  13. 匿个求 says:
    自古攘外必先安内 明初是这样 明末也是这样 就连近代蒋公也是这样
    然而却被人所不解
  14. 朱重八 says:
    能打仗的人这么多,我的公司就这么灭了?再来上几个猛人吧,最起码别让我的公司破产的太难看!
  15. 风雨者 says:
    明末时期,能人辈出,怎么还会亡故呢。
  16. 明月 says:
    九楼乌鸦嘴,瞎咋呼啥。
  17. 风继续吹 says:
    宜兴还出军神名陈庆之另外卢象升之死杨嗣昌和崇祯难辞其咎
  18. 风继续吹 says:
    能人辈出天要亡它崇祯有心无力清朝运气超爆又比祖先和元拉到相当多的汉人为其卖命清朝存在267年源于此
  19. 朱由检 says:
    卢象升原来比他们报的还NB!早知道三年之后那事相信卢象升就好了
  20. 贝贝。 says:
    不解释。
    就一句话。
    九楼是信求。
  21. 麦苗 says:
    民军就是百姓,没有活路才会造反,看其拖家带口,何等可怜,这是国家的错,用最先进的武器和最勇猛的军队屠杀百姓,是无能的政府,是无耻的军队,将领的功劳越大,反人类罪行就越深,靠欺压百姓图平安,最终必然灭亡
  22. 大明 says:
    9•21楼,sb
  23. 匿名 says:
    狗屁,对当时情况来说最重要的是辽东,李自成造反推翻明朝后屁股还没坐热就背赶下去了。他们就该去辽东打满人。明朝现在内忧外患,造反的只看到明朝,没看到辽东。最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汉人就这样被满人统治了。
  24. 匿名 says:
  25. 匿名 says:
  26. 匿名 says:
    看得过瘾,也要论一下!”雪浴心原”说得有点道理,国与家 的关系该如何?国重要还是家重要?若国不顾家时,百姓会奋力不让家亡的!…
  27. 云淡风和 says:
    大家听过这个小笑话吗?小影院广告:美女晕倒后被七男拖入林中…有看头,买票!放映时,你大爷:白雪公主!隔天广告:一女七男惊涛骇浪般的销魂事,非白雪公主!有吸引,而且不是白雪公主,买票!放映时,奶奶的:八仙过海!隔日广告又变:丈夫被杀,靓妻落入七个男孩魔掌…有诱惑,再信一次,买票!放映时,我滴个妈:葫芦娃!
    其实,历史和崇祯也是开的这样一个玩笑!!
  28. 热血青年 says:
    明朝之所以亡只因不懂百姓之心声,不明将领之愤慨,不知大臣之妄为狡诈。如此不懂,不明,不知,何来不灭之由!!!!!纵有猛将戍边,良臣辅政,然,外寇未平,内患又起,何来不灭之说!!!!!明朝之所以亡就是因为如此。大明不是败在内臣专权,不是败在将领与士兵之弱,亦不是败在外寇内贼之手,而是败在人心,败在天道,败在人民之手!!!!!
  29. 匿名 says:
    老百姓拖家带口的起来造反只是因为没饭吃啊,又不是真的想造反,因该想办法解决啊怎么可以当敌人那样杀
  30. 华夏子孙~潮汕人 says:
    楼上的明显不懂历史,民造反,是因为那时有小冰川时期,有罕见的天灾,如干旱……。后来几次能把民军斩草除根,但还是接受他们的投降,投降后又造反,不杀还等着他杀吗?明朝不顾百姓,不得人心?后来怎么有江阴,嘉定,扬州……的奋力抵抗,为什么清朝重头到尾都有人喊着反清复明
  31. 绝纶独舞 says:
    没饭吃的老百姓,政府不管,闹就镇压,这是一个要亡国的政府!
  32. g says:
    其实很多时候,群众是好说话的,因为他们所需要的并非特权,而是公平。
  33. H says:
    mnbg
  34. 小饭 says:
    真是讨厌那些满清鞑子和那些二到无极限的民兵//>。<//
  35. 匿名 says:
    终于看到卢象升了 明代最后一位战神
  36. 终于发言 says:
    其实很多时候,群众是好说话的,因为他们所需要的并非特权,而是公平。
  37. 朱重八 says:
    民末的农民起义,由于其领导者缺乏领导管理水平没有明确的大目标,只是为了有吃饭而抢劫,都成不了气候,说明人不能只为吃饭而活着,暂时有饭吃也是朝不保夕的,哪像我当年。如果我大明真的气数尽了,我宁可把我朱家天下送给同族要饭的,也不想被外族鞑子侵占唉,可他们太让没出息呢,同是要饭的,咋做人这么大差距呢,气得我还想从地下再爬出来,再当回和尚再要回饭再喝一回白玉汤,再带领穷苦人打回天下。
  38. 丰神秀丽 says:
    可怜的是百姓,是小兵。无奈的小人物,自己的鲜血注定只能为别人的生命增添色彩!
  39. 曾国藩 says:
    我没有投了河了!我只是气的想象投河而已!
  40. 匿名 says:
    写的特棒!!!
  41. 孟三清 says:
    写的太好了,是天才啊!!!
  42. 大宋天子 says:
    就这样,明朝竟然还亡了
  43. 笑话连篇 says:
    看看评论发现今天的蠢人比历史上更多
  44. 祟祯 says:
    猛人再多也没有办法,朝庭无钱一一一一一钱哪。
  45. 野人 says:
    可以算一算 – – -刚开始流寇有多少,(不过几万人)然后这一仗杀几千,那一仗杀几万,又是伏尸二十余里……怎么最后仅高迎祥就二三十万了,官军胜了吗?猛人们只知砍人,却越砍“敌人”越多,所谓抱薪救火,逼良为寇 ——明月先生津津乐道地哄抬猛人,此等猛人越多,大明亡得越快。唉!
  46. 匿名 says:
    干掉了高闯王,还有李闯王。就是干掉了李闯王,估计还会有X闯王。活不下去的人太多了,崇祯手下猛人再多也杀不完
  47. Uuganbayar says:
    This info is the cat’s paasjam!
  48. 我是吃商品糧的农民 says:
    赞一个
  49. 挺当年明月 says:
      到崇祯二年,卢象升已经是五品正厅级干部了,就提拔速度而言,相当于直升飞机,而且卢知府人品确实很好,从来没有灰钱收入,群众反应很好。   总之,卢知府的前途是很光明的,生活是很平静的,日子是很惬意的,直到崇祯二年。
    这里的崇祯二年怎么会到崇祯二年
  50. 汉灵帝 says:
    督师好走
  51. 大明王朝 says:
    别被历史教科书忽悠了 什么邪不胜正 什么农民军造反的都是好得!! 好得一般都不会造反 都是些兵痞、流氓、社会垃圾!!张献忠杀人抢劫还少了??所过之处都是杀一路、抢一路,这样的还有人说他们是义军、是正义??
  52. 朱由检 says:
    虽说猛人很多,但是民军更多
    不对,现在不是这个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没有钱啊!!!
  53. 杨链 says:
    是不是经济太差啊
  54. 一生都是命安排 says:
    哎,明朝亡就亡在太有骨气了。俩线作战再加上个安奢之乱,明朝就这样被拖夸了的,(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宁肯亡国也不愿意与满洲议和。
  55. R20N20 says:
    崇祯要是知道自己会亡国,还不如给农民军许愿,让他们闯关东去,打跑了后金军,就能分土地,估计还不至于被灭,攘外必先安内的结果就是自己先完蛋,老蒋也在这里脑子不开窍
  56. 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 says:
    内忧外患,奸臣逆子。官僚腐败 天灾即是天意
  57. 醉了 says:
    谁谁都可恶,就明最无辜。好一朵白莲花。
  58. 匿名 says:
    唉 我大明江山
  59. 匿名 says:
    实事求是地说,明朝末年民间的局势和元朝末年类似,江南依然吃喝看戏,而西部、西北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否则谁闲的没事要起义)。当时的情况就和本书第一部——洪武大帝所描述的时局类似。
    只不过这书主角是明王朝,于是大家都比较偏向明朝。我个人觉得看历史还是要以观众的心态来看,不要把自己代入其中。
  60. 徐凤年 says:
    原来卢升象的原型是卢象升,,,
  61. Defy says:
    不是气数尽了还是什么? 张献忠这种诈降无数次的,新派去的总督竟然不了解实情,不搞清楚状况再,信息交流不发达也不至于没有工作交接吧?这么重要的事情好像都是按照自己的风格去处理而没有了解敌方情况。 重点不是每个将领的风格,而是缺乏最基本的信息共享。世界真奇妙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