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5部:帝国飘摇 第七章 死斗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决裂】   潘季驯、殷正茂和王崇古的任用,证明了高拱是一个无比卓越的优秀政治家,在他的统领下,大明王朝开始重新焕发生机活力,而他的声名也随之达到了最高峰。   然而就在那光辉灿烂的顶点,一个阴影却已悄然出现,出现在他的背后。   张居正并不是个老实人,他或许是个好人,却绝不老实,对于高拱同志,他一直都是有看法的:   论资历,高拱比他早来三年,论职务,高拱从翰林院的科员干起直到副部长、部长、大学士,几十年辛辛苦苦熬出来的,劳苦功高,而他却是从一个从五品副厅级干部被直接提拔为大学士,属于走后门的关系户,论能力,高拱可谓是不世出之奇才,能够善断,相对而言,他还只是个愣头青。   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张居正都只能乖乖当小弟,而一直以来他也是这样做的,凡事唯高拱是从,遇到大事总是请示再请示,十分尊重领导。   可问题在于,高拱并不满足于当老大,他还要当爹,他要所有的人都听命于他,服从他的指挥,谁要不听话,是要被打屁股的。   刚开始的时候,张居正也没啥意见,毕竟高拱是老同志,耍耍威风似乎也没什么,但很快他就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当他亲眼看到那个被打屁股的人时。   这位倒了霉的仁兄就是殷士儋,关于此人,那真是说来话长。   嘉靖二十六年(1547),殷士儋和张居正同期毕业,由于成绩优秀,被选为庶吉士,之后又被调入裕王府,担任裕王的讲官。   既有翰林的背景,又是太子的班底,官运也不错,隆庆二年( 1568)   还当上了礼部尚书,但奇怪的是,他偏偏就是入不了阁。   在明代,这实在是个要命的问题,记得我当年小学时曾被任命为卫生委员,现在想来,那是我担任过的最高职务,虽说唯一的好处就是每天多扫一次地,却实在让人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为什么呢?   因为卫生委员是班委成员。   要知道,各科科代表虽说平时管收作业,实在是威风八面(特别是对我这种不爱交作业的人),但他们不是班委成员,老师召集开会的时候,他们是没有资格去的,也得不到老师的最高指示。   卫生委员就不同了,虽然每日灰头土脸,但每当听到老师召唤时,将手中的扫把一挥,高傲地看一眼收作业的课代表,开会去也!   那是相当的牛。   相信你已经明白了,课代表就是各部部长,班委就是内阁,老师就是……   扫地的强过收本子的,就是这个道理。   殷士儋讨厌收作业,他想去扫地,但他始终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而根正苗红的殷部长入不了阁,说到底,还得怪他的那张嘴。   在这个世界上,同样一件事,不同的说法有截然不同的效果,比如一个胖子,体重一百公斤,如果你硬要说人家体重0.1 吨,被人打残了我也不同情你。   殷士儋大致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是历城(今山东济南)人,算是个地道的山东大汉,平时说话总是直来直去,当年给裕王当讲官时经常严辞厉色,搞得大家都坐立不安,所以后来裕王登基,对这位前老师也没什么好感。   其实皇帝怎么想还无所谓,关键是高拱不喜欢他。   这很正常,高拱要听话的人,而殷士儋明显不符合此条件。   所以入阁的事情拖了好几年,人员进进出出,就是没他的份,这不奇怪,奇怪的是,到了隆庆四年(1570)十一月,这位收作业的仁兄竟然拿到了扫把——入阁了。   这自然不是高拱偶发善心,实在是殷部长个人奋斗的结果,既然高拱不靠谱,皇帝也不能指望,那就只剩下了一条路——太监。   殷士儋一咬牙,走了太监的门路,终于得偿所愿,对此高拱也只能望洋兴叹,毕竟他也是靠太监起家的。   但老奸巨滑的高学士自然不会就此了结:不能挡你进来,那就赶你出去!为了及早解决这个不听话的下属,他找来了自己的心腹,都给事中韩楫。   几天之后,在韩楫的指示下,言官们开始发动攻击,殷士儋同志的老底被翻了个遍,从上学到找老婆,但凡能找到的都拿来骂,搞得他十分狼狈。   高拱得意了,这样下去没多久,殷士儋只能一走了之,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但他也忽略了十分重要的一点——殷士儋的脾气。   于是一场意外就此发生。   事情从一次会议开始,本来内阁开会只有大学士参加,但有时也邀请言官们到场,偏偏这一次,来的正是韩楫。   殷士儋不喜欢高拱,本打算打声招呼就走人,一看韩楫来了,顿时精神焕发,快步走上前去,说了这样一句话:   “听说韩科长(韩楫是六科都给事中,明代称为科长)对我有意见,有意见不要紧,不要被小人利用就好!”   高拱就在现场。   殷学士的这句话只要不是火星人,想必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加上在场的人又多,于是高拱的脸面也盖不住了。   “成何体统!”   好!你肯蹦出来就好!   孙子当够了,殷士儋终于忍无可忍,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高拱!陈大人(指陈以勤)是你赶走的,赵大人(指赵贞吉)   是你赶走的,李大人(指李春芳)也是你赶走的,现在你看我不顺眼,又想赶我走!首辅的位置是你家的不成!?”   高拱当时就懵了,他万万没想到,像殷士儋这种档次的高级干部,竟然会当众发飚,一时反应不过来,但更让他想不到的还在后头。   殷士儋真是个实诚人,实诚得有点过了头,这位仁兄骂完了人,竟然还不解恨,意犹未尽,卷起袖子奔着高拱就去了。   反正骂也骂了,索性打他一顿,就算要走,也够本了!   到底是多年的老政治家,高拱兄也不是吃素的,看见殷同志来真格的,撒腿就跑,殷士儋也穷追不舍:脸已经撕破了,今天不打你个半死不算完!   关键时刻,张居正站了出来,他拉住了殷士儋,开始和稀泥:   “万事好商量,你这又何必呢?”   然而殷士儋明显不是稀泥,而是水泥,一点不给面子,对着张居正又是一通怒吼:   “张太岳(张居正号太岳),你少多管闲事,走远点!”   老子今天豁出去了,谁敢挡我就灭了谁!   所幸在场的人多,大家缓过劲来,一拥而上,这才把殷大学士按住,好歹没出事。   我算了一下,闹事的时候,殷士儋五十六岁,高拱六十岁,张居正最年轻,也四十七岁,三位中老年人竟然还有精力闹腾,实在让人钦佩。   殷士儋不愧是山东人,颇有点梁山好汉的意思,敢作敢当,回家后没等高拱发作,就主动提出辞职,回家养老去了。   在高拱看来,这个结果还不错,虽说差点被人打,但自己还是赢了,可以继续在内阁当老大。   但他绝对想不到的是,这场风波正是他覆亡的起点,因为在那个纷乱的场景中,张居正牢牢地记住了那句被很多人忽略的话:   现在你看我不顺眼,又想赶我走!首辅的位置是你家的不成!?   是啊,既然李大人可以被赶走,陈大人可以被赶走,那么我也会被赶走——当高大人看我不顺眼的时候。   况且,我也喜欢首辅的那个位置。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张居正就确定了这样一个认识——两个人之中,只能留一个。   而那个人,只能是我。   为了实现我的梦想和抱负,高拱,你必须被毁灭。   张居正打定了主意,准备对他的老朋友、老同事动手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先出招的人,竟然是高拱。   其实一直以来,高拱虽说对张居正抱有戒心,却还是把他当朋友的,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了那个传闻。   对高拱而言,赵贞吉是可恶的,殷士儋是可恶的,但只要他们滚蛋,倒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只有一个人除外——徐阶。   对徐大人,高拱可谓是关怀备至,对方家破人亡之后,他还是不依不饶,经常过问徐阶的近况,唯恐他死得太轻松。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跑来告诉他,张居正和徐阶有秘密来往,答应拉他一把,帮他儿子免罪,当然了,张居正也没白干,他收了三万两白银。   高拱平静地点了点头,他准备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不久之后的一天,他找到张居正闲聊,突然仰天长叹:   “老天爷真不公平啊!”   张居正没有说话,他知道后面的话才是正题。   “为什么你有那么多儿子,而我一个也没有?”   张居正这才松了一口气,高拱确实运气不好,六十多岁的人了,无儿无女,将来也只能断子绝孙了。   为缓和气氛,张居正发挥了他和稀泥的专长,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儿子多,但也不好养活啊!”   好了,要的就是这句话。   “你有徐阶送你的三万两白银,养活几个儿子不成问题。”高拱微笑着,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张居正慌了,他这才发现对方来者不善,无奈之下,他只得赌神罚咒,说些如果收钱,出门让车撞死,生儿子没屁眼之类的话,最后搞得声泪俱下,高拱才作了个样子,表示这是有人造谣,我绝对不信,然后双方握手言和,重归于好。   给他一个教训,今后他就会老实听话——这是高拱的想法。   必须尽快解决他,再也不能迟疑!——这是张居正的决心。   【一个过于优秀的太监】   决心下了,可该怎么动手呢?扫把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张居正明白这个道理。   但现在的高拱已经今非昔比,连无比狡猾的徐老师都败在他的手下,单凭自己,实在没有胜算。而且这位六十高龄的高老头身体很好,每天早起锻炼身体,精神十足,等他自然死亡太不靠谱。   就在山穷水尽之际,一个人进入了张居正的视野,他的名字叫冯保。   和明代的同行们比起来,冯保是个非常奇特的太监——奇特得不像个太监。   一般说来,太监由于出身不好,且家庭贫困,能认识几个字,写自己的名字就算知识分子了,按照这个标准,冯保绝对可以评上教授,因为他不但精通经史,而且还是著名的音乐家,擅长演奏多种乐器,此外他还喜欢绘画,时常也搞点收藏。   比如后来有一次,他在宫里闲逛,“无意”地走进了宫内的收藏库,“无意”地信手翻阅皇帝的各种收藏品,然后“无意”中喜欢上了其中一幅画,最后便“无意”地“顺”(学名叫偷)走了这幅画。   事实证明,冯保先生的艺术鉴赏眼光是相当高的,因为那幅被他收归己有的画,叫做《清明上河图》。   像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天知地知,而我这样的小人物之所以也能凑个热闹,是因为冯太监在偷走这幅画后,还光明正大地在画上盖上了自己的收藏章——以示纪念(类似某某到此一游)。   捅出冯太监的这段隐私,只是为了让你知道,他虽然有文化,搞艺术,却绝非善类,做坏事敢留名,偷来的锣还使劲敲,这充分说明他具备了以下几种优良品质:胆大、心细、脸皮厚。   然而历史告诉我们,只有这样的人,才最适合搞阴谋。   而更让张居正喜出望外的是,这位冯保最恨的人,恰恰就是高拱。   我们之前曾经介绍过,明代的太监机关中,权力最大的是司礼监,因为这个部门负责帮皇帝批改奏章,具体说来是用红笔打勾,然后盖上公章,上到军国大事,小到鸡皮蒜毛,都得过他们这关。   从嘉靖年间开始,冯保就是司礼监中的一员,隆庆登基后,他也官运亨通,成为了东厂提督太监兼御马监管事太监。   这是一个了不得的职务,要知道,东厂是特务机关,而御马监手握兵权,是十二监中仅次于司礼监的第二号实力机关。既管特务,又管部队,一个太监能混到这个份上,就算成功人士了。   但冯保并不满足,他要做太监中的霸主,就必须回到司礼监,得到另一个位置——掌印太监。   司礼监的工作是打勾和盖章,打勾的人数不等,叫秉笔太监,有资格盖章的却只有掌印太监——有且仅有一位。   天下大事,都要从我的公章下过,你不服都不行。   恰好此时前任掌印太监下课,太监也要论资排辈,按照职务资历,应该是冯保接任,但他却没有得到这个位置,因为高拱插手了。   高拱横空出世,把御用监管事太监陈洪扶上了宝座,原因很简单,当年陈洪帮他上台,现在是还人情时间。   你陈洪不过是个管仓库的御用监,凭什么插队?!然而可怜的冯保只能干瞪眼,高拱实在太过强悍,是招惹不得的。   那就等吧,总有一天等到你。似乎是冯保的痴心感动了上天,陈洪兄上台没多久,也下课了。这下应该轮到冯太监了。   然而高拱又出手了,他推荐了孟冲来接替陈洪的位置。   冯保出离愤怒了,愤怒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据说在家里连骂了三天,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如此激动,倒不全是有人抢了他的职位,而是这位孟冲兄的身份实在有点太过特殊。   按照规定,要当司礼监掌印太监,必须在基层单位或重要岗位锻炼过,这样才能当好领导太监,可是孟冲先生原先的职务却是尚膳监,这就有点耸人听闻了,因为尚膳监的主要职责,是管做饭。   也就是说,尚膳监的头头孟冲先生,是一名光荣的伙食管理员。   太欺负人了!上次你找来一个管仓库的,我也就忍了,这回你又找个做饭的,下次莫不是要找倒马桶的?   冯保终于明白,不搞倒高拱,他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于是在经过短时间观察后,不需要介绍人介绍,也未经过试探、牵手、见家长之类的复杂程序,冯保与张居正便一拍即合,结成了最为亲密的联盟。   但双方一合计,才发现高拱兄实在很难拱,他的威望已经如日中天,皇帝也对他言听计从,朝中爪牙更是数不胜数,一句话,他就是当年的徐阶,却比徐阶难对付得多,因为看起来,这位仁兄似乎打算革命到底,丝毫并没有提前退休的打算。   于是两人很快达成了共识,目前只能等——等高拱死。   但这种事情哪有个准,正当这对难兄难弟准备打持久战时,局势却出现了进一步的恶化。   为保存实力,张居正与冯保商定,遇到事情由冯保出面,张居正躲在暗处打黑枪,两人不公开联系,总是私下交流感情。   但意外仍然发生了,一天,张居正突然得到消息,说隆庆皇帝病情加重,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但此时天色已晚,为了给冯保报信,张居正便写了一封密信,连夜派人交给冯保。   安全抵达,安全返回,张居正松了一口气。   然而第二天,当他刚刚步入内阁办公室的时候,一声大喝镇住了他:   “昨天晚上,你为什么送密信给冯保?信上写了什么?如果有事情,为什么不与我商量?!”   这回高拱也不兜圈子了,反正内阁里只有我们两人,既然是破事,咱们就往破了说。他死死地盯着张居正,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张居正没有准备,一时间手足无措,但老狐狸就是老狐狸,片刻之间,他就换上了一副招牌式的笑容,笑嘻嘻地看着高拱,也不说话。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老子死活不表态,看你怎么办?   这大概算是耍无赖的一种,于是在对峙一段时间后,高拱撤退了,他警告张居正不要乱来,便气鼓鼓地扬长而去。   事情闹大了,一听说联系暴露了,冯保就炸了锅:   还搞什么地下工作,高拱都知道了,索性摊牌吧!我们两个一齐上,鱼死网破,看看谁完蛋!   张居正明白,冯保是对的,现在情况紧急,高拱可能已经有所察觉,所谓先下手为强,如果现在动手,还能抢占先机,再晚就麻烦了。   最关键的时候到了,动手还有一丝胜算,等待似乎毫无生机。   面对着极端不利的局面,张居正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抉择:   “再等等。”   无以伦比的天赋,以及二十多年朝廷打滚的政治经验,最终拯救了张居正,让他做出了一个极为准确的判断:   “高拱依然是信任我的。”   继续隐藏下去,等待时机的到来。   隆庆六年(1572)五月二十六日,机会来临。   隆庆皇帝终于不行了,这位太平天子做了二十多年的替补,却只当了六年的皇帝,估计是当年压力太大,他的身体一直不好,加上一大群言官口水乱飞,他又没有他爹那种心理素质,一来二去就一病不起。   这位循规蹈矩的皇帝知道自己不能干,所以把工作交给能干的人,在他统治期间,经济得到发展,百姓安居乐业,连蒙古人都消停了,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一句话,他是个老实人。   就在这一天,这位老实人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便紧急下令,召见三个人,他们分别是高拱、张居正,以及刚刚入阁不久的高仪。   这里说一下这位高仪,虽说他姓高,却绝非高拱的亲戚,这位兄台当年是高拱的同班同学,几十年勤勤恳恳,小心谨慎,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实人,老实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比如当年他做礼部尚书的时候,家里的房子失了火,烧得一干二净,好歹是个正部级干部,重新盖一座就是了。   可是高仪却极为另类,他自己没钱,也不向组织开口,竟然找了个朋友家借住,而且一直到死,也没买过房子,就这么凑合了十几年。   所以很明显,高拱拉这个人入阁,就是用来凑数的,在他看来,高仪不过是个老实本分,反应迟钝的人,然而此后的事情发展告诉我们,他或许老实,却绝不迟钝。   在接到入宫的命令后,高拱立刻意识到皇帝可能不行了,为了不耽误事,他撒腿就跑,据史料记载,这位仁兄连轿子都没坐,六十多岁的老头,一溜烟从东安门跑进东华门,终于在皇帝咽气之前抵达目的地,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顺便说一句,这条路线今天还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着跑跑,从东安门起始,跑进故宫乾清宫(记得带钱买票),体验古迹之余也可以缅怀一下先人。   当高拱到达寝宫时,才发现有五个人已经先他而来,他们分别是皇后、太子朱翊钧、太子生母李贵妃、张居正,以及那个他最为讨厌的人——冯保。   这是一个看似平常的人员组合,前三个人先到场是正常的,他们住得近,张居正比自己先到,也还情有可原,毕竟这小子年轻跑得快,冯保是司礼监秉笔,是皇帝的秘书,过来凑凑热闹,似乎也说得过去。   所以紧要关头,高拱也没多想,奔着半死不活的皇帝去了。   然而他万没想到,张居正之所以早到,是因为他早就从冯保那里得到了消息,而冯保之所以在场,是因为他策划已久的阴谋即将在此实现。   看见高拱来了,已经在阎王登记本上签了名的皇帝,似乎又撤了回来,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对这位陪伴他三十余年,历经坎坷共赴患难的朋友、老师,说出了最后的话:   “太子年纪还小,天下大事,就麻烦先生你了。”   讲完,走人。   隆庆六年(1572)五月二十六日,隆庆皇帝朱载垕驾崩,年三十六。   皇帝死了,按照惯例,大家都得哭一场,无论真心假意,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同理,按照惯例,哭完了就该商量遗产、权力方面的问题。   此时,最自信的人是高拱,皇帝死前都说了,太子交付给我,还有谁能取代我不成?   从法律的角度上讲,皇帝大人对高拱提出要求,这叫口头要约,而高拱答应了这个要求,这叫口头承诺,然而事实证明,无论是要约还是承诺,都比不上合同。   高拱同志就是吃了不懂法的亏,因为就在他最得意的时候,原先站在一旁死不吭气的冯保行动了——他拿出了合同。   这份所谓的合同,就是遗诏。   关于这份合同的内容,就不多介绍了,大体也就是些我干过什么错事,对不起国家人民,对不起劳苦大众,现在我死了,请诸位多多照顾我儿子之类,但当高拱看到那句关键的话时,当即暴跳如雷:   “着令司礼监掌印太监与内阁大学士共同辅政!”   这回算是反了天了。   在明代两百多年的历史中,太监即使再猖獗,哪怕是王振、刘瑾这样的超级大腕,担任辅政也是痴心妄想,这是有道理的,毕竟大家都是明白人,跟着个太监能学到啥呢?   然而这个例竟然在自己手上给破了,高拱气得七孔冒烟。   更何况,按规定,遗诏应该是我来拟的,皇帝死得急,没来得及写,大家也都理解,现在你冯保竟然搞出一份遗诏,天上掉下来的? !   但是激动归激动,毕竟人刚死不久,孤儿寡母在眼前,闹起来也不好看,况且遗诏也没指明冯保辅政,司礼监掌印太监还是自己的人,有帐慢慢算,咱们走着瞧。   只过了一天,高拱就知道自己错了。   第二天,另一条遗旨颁布:原司礼监掌印太监孟冲退休,由秉笔太监冯保接任。   原来如此!   瞧不起太监,偏偏就被太监给耍了,高拱终于发现,他已经陷入了一个圈套,局势十分不利。   但老滑头毕竟是老滑头,在短暂惊慌之后,高拱恢复了镇定,叫来了自己的心腹大臣雒遒、程文,整夜商议之后,他们订下了一个几近完美的攻击计划。   这一天是隆庆六年(1572)六月八日,高拱相信,胜券已经在握。
下一章:
上一章:

156 条评论 发表在“第5部:帝国飘摇 第七章 死斗”上

  1. 王守仁 says:
    高拱,绝对不要对王学门人做什么
  2. 高拱 says:
    你说不做就不做,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3. 朱厚照 says: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 朱元璋 says:
    你们搞什么搞
  5. 朱棣 says:
    再搞就搞到我头上了
  6. 姚广孝 says:
    燕王切莫动怒,待贫僧谋定后再说
  7. 张居正 says:
    你们安息吧,不要出来闹事了,让我来收拾这小样儿。
  8. 海瑞 says:
    你们就跳吧
  9. 朱寿 says:
    当皇帝真他吗的悲崔
  10. 朱四五 says:
    他妈的 老子复生第一件事就是推翻共产邪党 复我大明
  11. 徐达 says:
    那就还是让我统兵。
  12. 方孝孺 says:
    文帝…
  13. 共产党 says: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14. 吴三桂 says:
    干什么,我开门灭大明
  15. 袁崇焕 says:
    吴三桂,去屎吧!!!
  16. 阎王爷 says:
    都TMD的给我安静,死了几百年了还不老实!
  17. 369 says:
    楼上的都是才子,看历史还得出这么多精髓!都去博物馆吧
  18. 朱见深 says:
    弱弱的路过
  19. 315 says:
    知道哥是干什么的么
  20. 玉皇大帝 says:
    愚蠢的人类,一群战斗力为5的渣渣
  21. 齐天大圣 says:
    玉皇老儿你又皮又痒了
  22. 如来佛 says:
    猴儿,别贫了,五行山下呆着吧
  23. 李世民 says:
    闹什么闹,给朕传魏征长孙无忌
  24. 传销 says:
    传毛传?再传销你。
  25. 条子 says:
    早晚逮你个传销的
  26. 警察 says:
    上面人都不许动,跟我到警察局!
  27. 打酱油 says:
    你们太好玩了
  28. 胡** says:
    中央提示, 关闭此不良网站
  29. 西门大官人 says:
    金莲何在?
  30. 猫咪 says:
    这…………
  31. 金莲 says:
    官人叫我,奴婢正洗澡呢
  32. 锦衣卫 says:
    我想拔刀
  33. 武松 says:
    奸夫淫妇,还我哥哥命来
  34. 朱允炆 says:
    我就看看,我不说话。。。
  35. 朱标 says:
    我这儿子太老实了
  36. 武大郎 says:
    兄弟,你回来了,我还没死呢。哥哥我再看明朝那些事呢!你嫂嫂还在洗澡呢,但我听到王干妈叫她呢?
  37. 武大郎 says:
    告诉你个好消息弟弟,我的弟弟又长高了
  38. 耶稣基督 says:
    搞毛搞 都来信上帝
  39. 李春芳 says:
    老实才好
  40. 毛主席 says:
    现在是我的天下
  41. says:
    一群傻逼
  42. 金莲 says:
    西门大官人在吗?奴婢痒了。
  43. 武大郎 says:
    娘子很变态,我想把她采。
  44. 叶家三少 says:
    沙发
  45. 朱由校 says:
    啊。。。
    我还是回去研究缺一门吧、、、
  46. 朱由检 says:
    哎,乱了套了,都tm爽完了,留给我个烂摊子,mlb!
  47. 桌牌游戏 says:
    应该出款游戏,叫 日月杀
  48.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says:
    朱由检这个P孩儿迟早败在我手上!
  49. 路人甲 says:
    人才
  50. 操蛋 says:
    果然是人才
  51. 笑凌风 says:
    扯淡的人才
  52. l流光溢彩 says:
    胆大,心细,脸皮厚
  53. 历史 says:
    天朝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一群外国人和一群国内禽兽鱼肉平民百姓的历史。
  54. 朱棣 says:
    待朕发兵灭了俺答!!
  55. 朱能 says:
    我来统兵!
  56. 朱祁镇 says:
    闹什么,老子被抓去你们就高兴了是不
  57. 荣神益人 says:
    你们搞什么搞,倒是有时看明月是真幽默,能把我看的笑出声来。
  58. 马皇后 says:
    老朱啊,看你生了一群什么人啊!
  59. 匿名 says:
    好欢乐~~~
  60. 亡命 says:
    评论很精彩!
  61. 匿名 says:
    ………………………………………
  62. 近平 says:
    封建糟粕
  63. 大绵羊 says:
    精彩 !!
  64. 于谦 says:
    近平,反腐倡廉,你还得向我看齐。
  65. 匿名 says:
  66. 13 says:
    你们就是一群之包!!!
  67. 匿名 says:
    这一章的评论太精彩….
  68. 天使 says:
    我说怎么天堂里怎么这么多人消失了,原来都到这里来了
  69. 小薛 says:
    人才呀!!
  70. 郭德纲 says:
    @于谦 谦哥干嘛呢?走,说相声去。今天我们要说于老爷子。。。
  71. 李春芳 says:
    ~~~吵把吵把~混了一辈子,做的事没我多,结局没我好,都哭去吧,老实人还是好~
  72. 匿名 says:
    今年的蟠桃盛会真热闹啊!
  73. 王锡爵 says:
    啊!
    亲们,,,我来争国本啊,,,
  74. 万历 says:
    这次一定要让你们同意!
  75. 徐阶 says:
    我还没死
  76. 朱高燧 says:
    这回总有我的份吧
  77. 郭子仪 says:
    重八啊,你把我忘记了啊`
  78. 哥舒翰 says:
    小郭,你不也把我忘了么。
  79. 海瑞 says:
    徐阶老儿,你还没死?拿土地来!留命不留地,留地不留命
  80. says:
    介个,楼楼好欢乐哈!
  81. 拿破仑 says:
    法兰西万岁!!!!
  82. 惠灵顿 says:
    小破轮儿,圣赫勒拿岛你没呆够是不?再闹给你整非洲去
  83. 列宁 says:
    果断发扬苏维埃
  84. 颛顼 says:
    徐阶老儿,拿土地来!
  85. 国父孙中山 says:
    老列啊,你不厚道啊!你发了三千苏联红军占的我们外蒙古,什么时候给我们啊,要不给,我可让赫鲁晓夫给你曝尸了
  86. 朱元璋 says:
    高拱 我操你妈
  87. 岳飞 says:
    金兵何在?
  88. 紫藤 says:
    人才,都是人才。
  89. 11 says:
    111
  90. 当年民 says:
    【决裂】   潘季驯、殷正茂和王崇古的任用,证明了高拱是一个无比卓越的优秀政治家,在他的统领下,大明王朝开始重新焕发生机活力,而他的声名也随之达到了最高峰。   然而就在那光辉灿烂的顶点,一个阴影却已悄然出现,出现在他的背后。   张居正并不是个老实人,他或许是个好人,却绝不老实,对于高拱同志,他一直都是有看法的:   论资历,高拱比他早来三年,论职务,高拱从翰林院的科员干起直到副部长、部长、大学士,几十年辛辛苦苦熬出来的,劳苦功高,而他却是从一个从五品副厅级干部被直接提拔为大学士,属于走后门的关系户,论能力,高拱可谓是不世出之奇才,能够善断,相对而言,他还只是个愣头青。   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张居正都只能乖乖当小弟,而一直以来他也是这样做的,凡事唯高拱是从,遇到大事总是请示再请示,十分尊重领导。   可问题在于,高拱并不满足于当老大,他还要当爹,他要所有的人都听命于他,服从他的指挥,谁要不听话,是要被打屁股的。   刚开始的时候,张居正也没啥意见,毕竟高拱是老同志,耍耍威风似乎也没什么,但很快他就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当他亲眼看到那个被打屁股的人时。   这位倒了霉的仁兄就是殷士儋,关于此人,那真是说来话长。   嘉靖二十六年(1547),殷士儋和张居正同期毕业,由于成绩优秀,被选为庶吉士,之后又被调入裕王府,担任裕王的讲官。   既有翰林的背景,又是太子的班底,官运也不错,隆庆二年( 1568)   还当上了礼部尚书,但奇怪的是,他偏偏就是入不了阁。   在明代,这实在是个要命的问题,记得我当年小学时曾被任命为卫生委员,现在想来,那是我担任过的最高职务,虽说唯一的好处就是每天多扫一次地,却实在让人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为什么呢?   因为卫生委员是班委成员。   要知道,各科科代表虽说平时管收作业,实在是威风八面(特别是对我这种不爱交作业的人),但他们不是班委成员,老师召集开会的时候,他们是没有资格去的,也得不到老师的最高指示。   卫生委员就不同了,虽然每日灰头土脸,但每当听到老师召唤时,将手中的扫把一挥,高傲地看一眼收作业的课代表,开会去也!   那是相当的牛。   相信你已经明白了,课代表就是各部部长,班委就是内阁,老师就是……   扫地的强过收本子的,就是这个道理。   殷士儋讨厌收作业,他想去扫地,但他始终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而根正苗红的殷部长入不了阁,说到底,还得怪他的那张嘴。   在这个世界上,同样一件事,不同的说法有截然不同的效果,比如一个胖子,体重一百公斤,如果你硬要说人家体重0.1 吨,被人打残了我也不同情你。   殷士儋大致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是历城(今山东济南)人,算是个地道的山东大汉,平时说话总是直来直去,当年给裕王当讲官时经常严辞厉色,搞得大家都坐立不安,所以后来裕王登基,对这位前老师也没什么好感。   其实皇帝怎么想还无所谓,关键是高拱不喜欢他。   这很正常,高拱要听话的人,而殷士儋明显不符合此条件。   所以入阁的事情拖了好几年,人员进进出出,就是没他的份,这不奇怪,奇怪的是,到了隆庆四年(1570)十一月,这位收作业的仁兄竟然拿到了扫把——入阁了。   这自然不是高拱偶发善心,实在是殷部长个人奋斗的结果,既然高拱不靠谱,皇帝也不能指望,那就只剩下了一条路——太监。   殷士儋一咬牙,走了太监的门路,终于得偿所愿,对此高拱也只能望洋兴叹,毕竟他也是靠太监起家的。   但老奸巨滑的高学士自然不会就此了结:不能挡你进来,那就赶你出去!为了及早解决这个不听话的下属,他找来了自己的心腹,都给事中韩楫。   几天之后,在韩楫的指示下,言官们开始发动攻击,殷士儋同志的老底被翻了个遍,从上学到找老婆,但凡能找到的都拿来骂,搞得他十分狼狈。   高拱得意了,这样下去没多久,殷士儋只能一走了之,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但他也忽略了十分重要的一点——殷士儋的脾气。   于是一场意外就此发生。   事情从一次会议开始,本来内阁开会只有大学士参加,但有时也邀请言官们到场,偏偏这一次,来的正是韩楫。   殷士儋不喜欢高拱,本打算打声招呼就走人,一看韩楫来了,顿时精神焕发,快步走上前去,说了这样一句话:   “听说韩科长(韩楫是六科都给事中,明代称为科长)对我有意见,有意见不要紧,不要被小人利用就好!”   高拱就在现场。   殷学士的这句话只要不是火星人,想必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加上在场的人又多,于是高拱的脸面也盖不住了。   “成何体统!”   好!你肯蹦出来就好!   孙子当够了,殷士儋终于忍无可忍,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高拱!陈大人(指陈以勤)是你赶走的,赵大人(指赵贞吉)   是你赶走的,李大人(指李春芳)也是你赶走的,现在你看我不顺眼,又想赶我走!首辅的位置是你家的不成!?”   高拱当时就懵了,他万万没想到,像殷士儋这种档次的高级干部,竟然会当众发飚,一时反应不过来,但更让他想不到的还在后头。   殷士儋真是个实诚人,实诚得有点过了头,这位仁兄骂完了人,竟然还不解恨,意犹未尽,卷起袖子奔着高拱就去了。   反正骂也骂了,索性打他一顿,就算要走,也够本了!   到底是多年的老政治家,高拱兄也不是吃素的,看见殷同志来真格的,撒腿就跑,殷士儋也穷追不舍:脸已经撕破了,今天不打你个半死不算完!   关键时刻,张居正站了出来,他拉住了殷士儋,开始和稀泥:   “万事好商量,你这又何必呢?”   然而殷士儋明显不是稀泥,而是水泥,一点不给面子,对着张居正又是一通怒吼:   “张太岳(张居正号太岳),你少多管闲事,走远点!”   老子今天豁出去了,谁敢挡我就灭了谁!   所幸在场的人多,大家缓过劲来,一拥而上,这才把殷大学士按住,好歹没出事。   我算了一下,闹事的时候,殷士儋五十六岁,高拱六十岁,张居正最年轻,也四十七岁,三位中老年人竟然还有精力闹腾,实在让人钦佩。   殷士儋不愧是山东人,颇有点梁山好汉的意思,敢作敢当,回家后没等高拱发作,就主动提出辞职,回家养老去了。   在高拱看来,这个结果还不错,虽说差点被人打,但自己还是赢了,可以继续在内阁当老大。   但他绝对想不到的是,这场风波正是他覆亡的起点,因为在那个纷乱的场景中,张居正牢牢地记住了那句被很多人忽略的话:   现在你看我不顺眼,又想赶我走!首辅的位置是你家的不成!?   是啊,既然李大人可以被赶走,陈大人可以被赶走,那么我也会被赶走——当高大人看我不顺眼的时候。   况且,我也喜欢首辅的那个位置。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张居正就确定了这样一个认识——两个人之中,只能留一个。   而那个人,只能是我。   为了实现我的梦想和抱负,高拱,你必须被毁灭。   张居正打定了主意,准备对他的老朋友、老同事动手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先出招的人,竟然是高拱。   其实一直以来,高拱虽说对张居正抱有戒心,却还是把他当朋友的,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了那个传闻。   对高拱而言,赵贞吉是可恶的,殷士儋是可恶的,但只要他们滚蛋,倒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只有一个人除外——徐阶。   对徐大人,高拱可谓是关怀备至,对方家破人亡之后,他还是不依不饶,经常过问徐阶的近况,唯恐他死得太轻松。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跑来告诉他,张居正和徐阶有秘密来往,答应拉他一把,帮他儿子免罪,当然了,张居正也没白干,他收了三万两白银。   高拱平静地点了点头,他准备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不久之后的一天,他找到张居正闲聊,突然仰天长叹:   “老天爷真不公平啊!”   张居正没有说话,他知道后面的话才是正题。   “为什么你有那么多儿子,而我一个也没有?”   张居正这才松了一口气,高拱确实运气不好,六十多岁的人了,无儿无女,将来也只能断子绝孙了。   为缓和气氛,张居正发挥了他和稀泥的专长,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儿子多,但也不好养活啊!”   好了,要的就是这句话。   “你有徐阶送你的三万两白银,养活几个儿子不成问题。”高拱微笑着,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张居正慌了,他这才发现对方来者不善,无奈之下,他只得赌神罚咒,说些如果收钱,出门让车撞死,生儿子没屁眼之类的话,最后搞得声泪俱下,高拱才作了个样子,表示这是有人造谣,我绝对不信,然后双方握手言和,重归于好。   给他一个教训,今后他就会老实听话——这是高拱的想法。   必须尽快解决他,再也不能迟疑!——这是张居正的决心。   【一个过于优秀的太监】   决心下了,可该怎么动手呢?扫把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张居正明白这个道理。   但现在的高拱已经今非昔比,连无比狡猾的徐老师都败在他的手下,单凭自己,实在没有胜算。而且这位六十高龄的高老头身体很好,每天早起锻炼身体,精神十足,等他自然死亡太不靠谱。   就在山穷水尽之际,一个人进入了张居正的视野,他的名字叫冯保。   和明代的同行们比起来,冯保是个非常奇特的太监——奇特得不像个太监。   一般说来,太监由于出身不好,且家庭贫困,能认识几个字,写自己的名字就算知识分子了,按照这个标准,冯保绝对可以评上教授,因为他不但精通经史,而且还是著名的音乐家,擅长演奏多种乐器,此外他还喜欢绘画,时常也搞点收藏。   比如后来有一次,他在宫里闲逛,“无意”地走进了宫内的收藏库,“无意”地信手翻阅皇帝的各种收藏品,然后“无意”中喜欢上了其中一幅画,最后便“无意”地“顺”(学名叫偷)走了这幅画。   事实证明,冯保先生的艺术鉴赏眼光是相当高的,因为那幅被他收归己有的画,叫做《清明上河图》。   像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天知地知,而我这样的小人物之所以也能凑个热闹,是因为冯太监在偷走这幅画后,还光明正大地在画上盖上了自己的收藏章——以示纪念(类似某某到此一游)。   捅出冯太监的这段隐私,只是为了让你知道,他虽然有文化,搞艺术,却绝非善类,做坏事敢留名,偷来的锣还使劲敲,这充分说明他具备了以下几种优良品质:胆大、心细、脸皮厚。   然而历史告诉我们,只有这样的人,才最适合搞阴谋。   而更让张居正喜出望外的是,这位冯保最恨的人,恰恰就是高拱。   我们之前曾经介绍过,明代的太监机关中,权力最大的是司礼监,因为这个部门负责帮皇帝批改奏章,具体说来是用红笔打勾,然后盖上公章,上到军国大事,小到鸡皮蒜毛,都得过他们这关。   从嘉靖年间开始,冯保就是司礼监中的一员,隆庆登基后,他也官运亨通,成为了东厂提督太监兼御马监管事太监。   这是一个了不得的职务,要知道,东厂是特务机关,而御马监手握兵权,是十二监中仅次于司礼监的第二号实力机关。既管特务,又管部队,一个太监能混到这个份上,就算成功人士了。   但冯保并不满足,他要做太监中的霸主,就必须回到司礼监,得到另一个位置——掌印太监。   司礼监的工作是打勾和盖章,打勾的人数不等,叫秉笔太监,有资格盖章的却只有掌印太监——有且仅有一位。   天下大事,都要从我的公章下过,你不服都不行。   恰好此时前任掌印太监下课,太监也要论资排辈,按照职务资历,应该是冯保接任,但他却没有得到这个位置,因为高拱插手了。   高拱横空出世,把御用监管事太监陈洪扶上了宝座,原因很简单,当年陈洪帮他上台,现在是还人情时间。   你陈洪不过是个管仓库的御用监,凭什么插队?!然而可怜的冯保只能干瞪眼,高拱实在太过强悍,是招惹不得的。   那就等吧,总有一天等到你。似乎是冯保的痴心感动了上天,陈洪兄上台没多久,也下课了。这下应该轮到冯太监了。   然而高拱又出手了,他推荐了孟冲来接替陈洪的位置。   冯保出离愤怒了,愤怒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据说在家里连骂了三天,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如此激动,倒不全是有人抢了他的职位,而是这位孟冲兄的身份实在有点太过特殊。   按照规定,要当司礼监掌印太监,必须在基层单位或重要岗位锻炼过,这样才能当好领导太监,可是孟冲先生原先的职务却是尚膳监,这就有点耸人听闻了,因为尚膳监的主要职责,是管做饭。   也就是说,尚膳监的头头孟冲先生,是一名光荣的伙食管理员。   太欺负人了!上次你找来一个管仓库的,我也就忍了,这回你又找个做饭的,下次莫不是要找倒马桶的?   冯保终于明白,不搞倒高拱,他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于是在经过短时间观察后,不需要介绍人介绍,也未经过试探、牵手、见家长之类的复杂程序,冯保与张居正便一拍即合,结成了最为亲密的联盟。   但双方一合计,才发现高拱兄实在很难拱,他的威望已经如日中天,皇帝也对他言听计从,朝中爪牙更是数不胜数,一句话,他就是当年的徐阶,却比徐阶难对付得多,因为看起来,这位仁兄似乎打算革命到底,丝毫并没有提前退休的打算。   于是两人很快达成了共识,目前只能等——等高拱死。   但这种事情哪有个准,正当这对难兄难弟准备打持久战时,局势却出现了进一步的恶化。   为保存实力,张居正与冯保商定,遇到事情由冯保出面,张居正躲在暗处打黑枪,两人不公开联系,总是私下交流感情。   但意外仍然发生了,一天,张居正突然得到消息,说隆庆皇帝病情加重,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但此时天色已晚,为了给冯保报信,张居正便写了一封密信,连夜派人交给冯保。   安全抵达,安全返回,张居正松了一口气。   然而第二天,当他刚刚步入内阁办公室的时候,一声大喝镇住了他:   “昨天晚上,你为什么送密信给冯保?信上写了什么?如果有事情,为什么不与我商量?!”   这回高拱也不兜圈子了,反正内阁里只有我们两人,既然是破事,咱们就往破了说。他死死地盯着张居正,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张居正没有准备,一时间手足无措,但老狐狸就是老狐狸,片刻之间,他就换上了一副招牌式的笑容,笑嘻嘻地看着高拱,也不说话。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老子死活不表态,看你怎么办?   这大概算是耍无赖的一种,于是在对峙一段时间后,高拱撤退了,他警告张居正不要乱来,便气鼓鼓地扬长而去。   事情闹大了,一听说联系暴露了,冯保就炸了锅:   还搞什么地下工作,高拱都知道了,索性摊牌吧!我们两个一齐上,鱼死网破,看看谁完蛋!   张居正明白,冯保是对的,现在情况紧急,高拱可能已经有所察觉,所谓先下手为强,如果现在动手,还能抢占先机,再晚就麻烦了。   最关键的时候到了,动手还有一丝胜算,等待似乎毫无生机。   面对着极端不利的局面,张居正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抉择:   “再等等。”   无以伦比的天赋,以及二十多年朝廷打滚的政治经验,最终拯救了张居正,让他做出了一个极为准确的判断:   “高拱依然是信任我的。”   继续隐藏下去,等待时机的到来。   隆庆六年(1572)五月二十六日,机会来临。   隆庆皇帝终于不行了,这位太平天子做了二十多年的替补,却只当了六年的皇帝,估计是当年压力太大,他的身体一直不好,加上一大群言官口水乱飞,他又没有他爹那种心理素质,一来二去就一病不起。   这位循规蹈矩的皇帝知道自己不能干,所以把工作交给能干的人,在他统治期间,经济得到发展,百姓安居乐业,连蒙古人都消停了,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一句话,他是个老实人。   就在这一天,这位老实人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便紧急下令,召见三个人,他们分别是高拱、张居正,以及刚刚入阁不久的高仪。   这里说一下这位高仪,虽说他姓高,却绝非高拱的亲戚,这位兄台当年是高拱的同班同学,几十年勤勤恳恳,小心谨慎,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实人,老实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比如当年他做礼部尚书的时候,家里的房子失了火,烧得一干二净,好歹是个正部级干部,重新盖一座就是了。   可是高仪却极为另类,他自己没钱,也不向组织开口,竟然找了个朋友家借住,而且一直到死,也没买过房子,就这么凑合了十几年。   所以很明显,高拱拉这个人入阁,就是用来凑数的,在他看来,高仪不过是个老实本分,反应迟钝的人,然而此后的事情发展告诉我们,他或许老实,却绝不迟钝。   在接到入宫的命令后,高拱立刻意识到皇帝可能不行了,为了不耽误事,他撒腿就跑,据史料记载,这位仁兄连轿子都没坐,六十多岁的老头,一溜烟从东安门跑进东华门,终于在皇帝咽气之前抵达目的地,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顺便说一句,这条路线今天还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着跑跑,从东安门起始,跑进故宫乾清宫(记得带钱买票),体验古迹之余也可以缅怀一下先人。   当高拱到达寝宫时,才发现有五个人已经先他而来,他们分别是皇后、太子朱翊钧、太子生母李贵妃、张居正,以及那个他最为讨厌的人——冯保。   这是一个看似平常的人员组合,前三个人先到场是正常的,他们住得近,张居正比自己先到,也还情有可原,毕竟这小子年轻跑得快,冯保是司礼监秉笔,是皇帝的秘书,过来凑凑热闹,似乎也说得过去。   所以紧要关头,高拱也没多想,奔着半死不活的皇帝去了。   然而他万没想到,张居正之所以早到,是因为他早就从冯保那里得到了消息,而冯保之所以在场,是因为他策划已久的阴谋即将在此实现。   看见高拱来了,已经在阎王登记本上签了名的皇帝,似乎又撤了回来,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对这位陪伴他三十余年,历经坎坷共赴患难的朋友、老师,说出了最后的话:   “太子年纪还小,天下大事,就麻烦先生你了。”   讲完,走人。   隆庆六年(1572)五月二十六日,隆庆皇帝朱载垕驾崩,年三十六。   皇帝死了,按照惯例,大家都得哭一场,无论真心假意,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同理,按照惯例,哭完了就该商量遗产、权力方面的问题。   此时,最自信的人是高拱,皇帝死前都说了,太子交付给我,还有谁能取代我不成?   从法律的角度上讲,皇帝大人对高拱提出要求,这叫口头要约,而高拱答应了这个要求,这叫口头承诺,然而事实证明,无论是要约还是承诺,都比不上合同。   高拱同志就是吃了不懂法的亏,因为就在他最得意的时候,原先站在一旁死不吭气的冯保行动了——他拿出了合同。   这份所谓的合同,就是遗诏。   关于这份合同的内容,就不多介绍了,大体也就是些我干过什么错事,对不起国家人民,对不起劳苦大众,现在我死了,请诸位多多照顾我儿子之类,但当高拱看到那句关键的话时,当即暴跳如雷:   “着令司礼监掌印太监与内阁大学士共同辅政!”   这回算是反了天了。   在明代两百多年的历史中,太监即使再猖獗,哪怕是王振、刘瑾这样的超级大腕,担任辅政也是痴心妄想,这是有道理的,毕竟大家都是明白人,跟着个太监能学到啥呢?   然而这个例竟然在自己手上给破了,高拱气得七孔冒烟。   更何况,按规定,遗诏应该是我来拟的,皇帝死得急,没来得及写,大家也都理解,现在你冯保竟然搞出一份遗诏,天上掉下来的? !   但是激动归激动,毕竟人刚死不久,孤儿寡母在眼前,闹起来也不好看,况且遗诏也没指明冯保辅政,司礼监掌印太监还是自己的人,有帐慢慢算,咱们走着瞧。   只过了一天,高拱就知道自己错了。   第二天,另一条遗旨颁布:原司礼监掌印太监孟冲退休,由秉笔太监冯保接任。   原来如此!   瞧不起太监,偏偏就被太监给耍了,高拱终于发现,他已经陷入了一个圈套,局势十分不利。   但老滑头毕竟是老滑头,在短暂惊慌之后,高拱恢复了镇定,叫来了自己的心腹大臣雒遒、程文,整夜商议之后,他们订下了一个几近完美的攻击计划。   这一天是隆庆六年(1572)六月八日,高拱相信,胜券已经在握。
  91. 徐阶 says:
    你们都把我忘了
  92. 严嵩 says:
    还我命来!!!
  93. 千里流云 says:
    各位真是太有才了,我都没得说了,我只说一句:90楼主是个傻J,复制那么多原文!
  94. 君心无痕 says:
    大家聊地很高兴呀!都是人才
  95. 小饭 says:
    -_-
  96. 奸雄 says:
    曹操
  97. 夏言 says:
    严嵩个傻子何在
  98. 海瑞 says:
    你们在这闹腾吧,我去买两斤肉~
  99. 镇关西 says:
    海瑞小儿,快拿肉钱来
  100. 徐阶 says:
    海瑞,我跪着求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还有人比你天真吗?自己整自己的后台。你不怕死,好歹让我安详个晚年吧。
  101. 海瑞 says:
    我靠!我就一滚刀肉!软硬不吃!
  102. 城管 says:
    统统收摊,影响市容
  103. 小商贩 says:
    我操,就这傻X!一个臭城管,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奸我老婆的弟弟的邻居的七舅姥爷的三外甥女家的一条公狗!他丫的太不是人了,竟敢玷污一只公狗的清白!打死他!
  104. says:
    额 结个尾
  105. 陵墓国本 says:
    我擦,98楼的去买肉了我,大家快逃命去
  106. 张无忌 says:
    朱元璋,还我明教来!兄弟们被你害死了多少个!
  107. 赵敏 says:
    无忌哥哥,敏敏痒了~
  108. 周芷若 says:
    无忌哥哥,我也痒了……敏妹,我先来吧!
  109. 孙承宗 says:
    锦宁防线 锦宁防线 关宁铁骑关宁铁骑
  110. 朱元璋 says:
    死了也是我的天下!让你们见见炸尸!
  111. 杰拉德 says:
    看我红军复兴…
  112. 姜太公 says:
    鱼儿鱼儿快上勾
  113. 朱元璋 says:
    让我来把他们都砍了
  114. 胡惟庸 says:
    你也就一布衣而已…
  115. 嘉靖皇帝 says:
    太太太太太爷爷,我们不搞就要亡国了
  116. 嘉靖皇帝 says:
    高拱谁叫你欺负我儿子的 我儿子青年早逝啊~
  117. 朱元璋 says:
    呵呵
  118. 朱三 says:
  119. 老子 says:
    赞一下93楼
  120. 鲁达 says:
    99楼,还没被打够是吧?
  121. says:
    你·们·都·够·了……
  122. 朱由校 says:
    看你们给我留的烂摊子
  123. 袁崇焕 says:
    看你们给我留的烂摊子
  124. 朱厚照 says:
    我给你们留的烂摊子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25. 朱翎均 says:
    靠,让我收拾烂摊子很好玩是吧?当我扫垃圾的是吧?
  126. Wennis says:
    Felt so hopeless looking for answers to my qutniioss…untel now.
  127. xxx says:
    我的老师还是英明啊! 课代表从班委里选
  128. 匿名 says:
    90楼的,以后别复制全文。
  129. 成吉思汗 says:
    不争气的玩意,要不是你们胡捣鼓,有明朝啥事啊!!!!!!!气死老夫了
  130. 80后 says:
    各位都太有才了
  131. 建文帝 says:
    猪老四,还我江山!!!艹你老婆
  132. 知而不行 says:
    好好读书,别骂人行吗。
  133. 奇怪 says:
    皇帝病重应该太监先知道,怎么是张居正先知道呢?
  134. 史官 says:
    都是人才,让我把你们都写到书里去
  135. 张居正 says:
    殷士儋讨厌收作业,他想去扫地
  136. 黄帝 says:
    你们真是够了,,,
  137. 当年明月 says:
    都别吵了,我写死你们
  138. 历史明白人 says:
    为什么大臣们每天都要都来都去,就没有一个朝代的大臣想着共同合作,好好工作的吗?
  139. 张学友 says:
    楼上超帅,鉴定完毕
  140. 爱新觉罗.皇太极 says:
    老子要宰了崇祯皇帝
  141. 金莲 says:
    西门大官人
  142. 这是怎么说 says:
    此章节已经阅读完毕
  143. 匿名 says:
    明朝皇帝都是短命,只有几个不是,嘉靖还是个极度荒唐的道教分子
  144. 刘基 says:
    明初的老家伙都出来散步也别少了我啊
  145. 匿名 says:
    这里说徐阶代表相权兴起,皇帝都要听他的,那是在嘉靖四十四年后,嘉靖已经不行了,病很重,要是年轻时的嘉靖徐阶也不可能掌重权,张居正位高权重,完全是皇帝年幼,如果是个成年皇帝,也不可能权利那么大,总的来说内阁权利在皇权面前是渺小的
  146. 李善长 says:
    我就出来打个酱油
  147. 朱允炆 says:
    +1
  148. 匿名 says:
    呵呵
  149. 于谦 says: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高拱,京城保卫战的时候你在哪?
  150. 高拱 says:
    还没有形成受精卵…
  151. 杨继盛 says:
    大明第一硬汉,除了我还有谁!!!
  152. 张居正 says: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万历首辅张居正是也
  153. 谭纶 says:
    我守门容易吗我,各位也太不让人安生了
  154. 机关枪 says:
    再废话全都扫倒~~
  155. 镜子 says:
    都从明朝里找找自己!
  156. 666 says:
    90楼主是个傻B,复制那么多原文!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