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5部:帝国飘摇 第九章 张居正的缺陷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栽赃】   在国家陷入深重危机,财政入不敷出,流民四处闹事,政治腐败不堪的情况下,张居正以他深不可测的心计,阴险无比之手段,夺取了最高领导权,并发挥其不世出之奇才,创造性地进行了伟大的政治运动——和稀泥,在尽量不得罪人的情况下把事给办了,为明朝迎来了新的生机,无愧于最杰出的政治家的称号,堪称国家之栋梁,民族之骄傲。   好话说完了,下面说坏的。   张居正这人,说他是老实人,那就是见鬼,老实人坐不到他这个位置,说他是好人,也不太靠谱,毕竟他干了很多好人都干不出的事情,确切地说,他是个猛人。   关于这一点,王世贞同志是很有感慨的。   在嘉靖万历年间,第一才子的名头牢牢地挂在这位仁兄的脖子上,连徐渭都比不上他,因为他不但是著名的文学家,还是戏剧家、诗人、画家、文艺评论家、史学评论家,极其有名,有名到他头天晚上喝醉了,说谁谁不错,是个牛人,第二天无论这人是不是真牛,立马就能变成名人,明史说他“书过目,终身不忘”,有这种特异功能,实在不是吹出来的。   但问题在于这位名人虽然身负大才,写了不少东西,这辈子也就干了两件事,第一是骂严嵩,第二就是骂张居正,骂严嵩已经讲过了,那是个人恩怨,骂张居正就不同了。   在这件事情上,王世贞投入了很大精力,说张先生贪污受贿玩女人,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既然受贿,那就得有人行贿,为了证明这一点,他连传统正面形象,民族大英雄戚继光也不放过,把他一把拉下了水,说戚继光送了几个女人给张居正,搞得后来许多主旋律作家十分难堪,对此统统无视。   他的骂法也很特别,不是几天的事,一骂就是若干月,若干年,骂得实在太频繁,太上瘾,骂得我耳朵都起了茧,其实在明代,朝廷官员捞点钱很普遍,工资太低,咱中国人又爱讲个排场,不捞钱咋活得下去?至于女人问题,那就真是恶搞了,据我所知,王世贞的老婆也不少。   不过话说回来,王世贞被后世称为历史学家,还比较客观公正,虽说他有点愤青,但大致情况还是靠谱的,之所以这么恨张居正,是因为张居正太猛,而他这一辈子最恨飞扬跋扈的人(比如严嵩),然而他是个文人,张居正是个猛人,也只能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了。   因为猛人可以整人,文人却只能骂人。   下面我们就来介绍一下猛人张居正的主要事迹,看完之后你就能发现,猛人这个称呼可谓名不虚传。   张猛人的第一大特征是打落水狗,在这一点上,他和他的老师徐阶有一拼,一旦动手,打残是不足的,打死是不够的,要打到对手做鬼了都不敢来找你,这才叫高手。   徐阶是这么对付严嵩的,张居正是这么对付高拱的。   自打被张居正赶回家,高拱就心如死灰,在河南老家埋头做学问,但让他想不到的是,几百里外的京城,一场足以让他人头落地的阴谋即将上演。   万历元年(1573)正月二十日晨,大雾。   十岁的万历皇帝起得很早,坐上了轿子,准备去早朝,在浓雾之中,他接近了那个遭遇的地点——乾清门。   就在穿过大门之时,侍卫们忽然发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当即上前围住,并将此人送往侍卫部门处理。   这一切发生得相当突然,在这片灰蒙蒙的迷雾中,忽然开始,又忽然结束,加上那位被捕的兄弟没有反抗,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而皇帝还小,要他记住也难。   在这片神秘的雾中,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然而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那个致命阴谋的开始。   三天之后,相关部门向内阁上交了一份审讯报告,一份莫名奇妙的报告:   擅自闯入者王大臣,常州武进县人,身带刀剑一把,何时入宫不详,如何入宫不详,入宫目的不详,其余待查。   这里说明一下,这位不速之客并不是大臣,他姓王,叫大臣(取了这么个名,那也真是个惹事的主)。   张居正一看就火了,这人难道是钢铁战士不成?你们问了三天,就问出这么个结果?   然而转瞬之间,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一丝笑容在他的嘴角绽放。   很好,就这么办。   一天后,王大臣被送到了新的审讯机关,张居正不再担心问不出口供,因为在这个地方,据说只有死人才不开口——东厂。   据某些史料记载,东厂的酷刑多达三十余种,可以每天试一种,一个月不重样。有如此创意,着实不易。   但张居正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让他开口说真话,他要的,只是一句台词而已。   然而王大臣同志似乎很不识相,东厂的朋友用刑具和他“热烈交谈”一阵后,他说出了自己的来历,很不巧,恰恰是张居正最不想听到的:   “我是逃兵。”王大臣说道,“是从戚继光那里跑出来的。”   来头确实不小。   这下头大了,这位兵大哥竟然是还是戚继光的手下,带着刀进宫,还跑到皇帝身边,必定有阴谋,必定要追究到底,既然有了线索,那就查吧,顺藤摸瓜,查社会关系,查后台背景,先查当兵的,再查戚继光,最后查……   小子,你想玩我是吧!   没关系,反正人归东厂管,东厂归冯保管,既然能让他开口,就必定能让他背台词。   于是在一阵紧张工作之后,王大臣又说出了新的供词:   “我是来行刺皇帝的,指使我的人是高阁老(高拱)的家人。”   不错,这才是最理想的供词,冯保笑了,张居正也笑了。   看着眼前低头求饶的王大臣,两人相信,高拱这次是完蛋了。   然而事实证明,这两位老奸巨猾的仁兄还是看错了,不但看错了形势,还看错了眼前的这个逃兵。   当审讯结果传出之后,反响空前激烈,以往为鸡皮蒜毛小事都能吵上一天的大臣们,竟然形成了空前一致的看法——栽赃。   这都是明摆着的,先把人搞倒,再把人搞臭,最后要人命,此套把戏大家很清楚,拿去糊弄鬼都没戏。   于是在供词公布后不久,许多人明里暗里找到张居正,希望他不要再闹,及早收手,张大人毕竟是老狐狸,一直装聋作哑,啥也不说,直到另一个人找上门来。   别人来可以装傻,这个人就不行了,因为他不但是老资格,还曾是张居正的偶像——杨博。   杨老先生虽然年纪大了,战斗力却一点不减,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准备为高拱说情。   但对于他的这一举动,我还着实有点好奇,因为这位仁兄几十年来都是属于看客一族,徐阶也好,严嵩也罢,任谁倒霉他都没伸过手,而根据史料记载,他和高拱并无关系,这次竟然良心发现,准备插一杠子,莫不是脑筋突然开了窍?   于是怀着对他的崇敬,我找了许多资料,排了一下他的家谱,才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杨博和高拱确实没有关系,但他有个儿子,名叫杨俊卿,而很巧的是,杨俊卿找了个老婆,岳父大人偏偏就是王崇古。   王崇古和高拱就不必说了,同学兼死党,王总督的这份工作还是高拱介绍的,不说两句话实在不够意思。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信了。   杨大人开门见山,奔着张居正就去了:   “你何苦做这件事情?”   这句话就有点伤自尊了,张居正立刻反驳: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你认为是我安排的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杨博终究还是说了句实诚话,“但只有你,才能解决这件事。”   张居正沉默了,他明白,杨博是对的,高拱的生死只在自己的手中。   于是在送走了杨博之后,他决定用一个特殊的方法做出抉择——求签。   良久跪拜之后,张居正在庙里拿到了属于他的那一支签,当他看到上面内容的那一刻,便当即下定了决心。   据说在那支签上,只刻着八个字——所求不善,何必祷神!   但事情已经出了,收手也不可能了,于是他决定不参与其中,让冯保自己去审,并特意指定锦衣卫都督朱希孝一同会审。   事实证明,这个安排充分体现了张居正卓越的政治天才,却苦了他的朋友冯保,因为很快,这位冯太监就将成为中国司法史上的著名笑柄。   万历元年(1573)正月二十九日,对王大臣的审讯正式开始,一场笑话也即将揭幕。   案件的主审官,是东厂管事太监冯保和锦衣卫都督朱希孝,这二位应该算是大明王朝的两大邪恶特务头子,可不巧的是,那位朱都督偏偏就是个好人。   这位朱兄来头很大,他的祖上,就是跟随永乐大帝朱棣打天下,几十个人就敢追几千人的超级名将朱能,到他这辈,虽说打仗是不大行了,但这个人品行不错,也还算个好人,觉得冯保干得不地道,打算拉高拱一把。   所以在审问以前,他仔细看了讯问笔录,惊奇地发现,王大臣的第一次口供与第二次口供有很多细节不对,明显经过涂改,但更让他惊奇的是,这样两份漏洞百出的笔录,卷尾处得出的结论竟然是证据确凿。   于是他当即找来了当场负责审问的两个千户,拿着笔录笑着对他们说:这样的笔录,你们竟然也敢写上证据确凿?   那两名千户却丝毫不慌,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朱大人笑不出来了:   “原文本是没有的,那几个字,是张阁老(张居正)加上去的。”   朱希孝当即大惊失色,因为根据惯例,东厂的案卷笔录非经皇帝许可,不得向外人泄露,如若自行篡改,就是必死之罪!   张居正虽然牛,但牛到这么无法无天,也实在有点耸人听闻。   所以在正式审问之前,朱希孝十分紧张,冯保和他一起主审,张居正是后台,如此看来,高拱这条命十有八九要下课了。   然而当审讯开始后,朱希孝才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十分搞笑。   明代的人审案,具体形式和今天差不多,原告被告往堂上一站(当年要跪),有钱请律师的,律师也要到场(当年叫讼师),然后你来我往,展开辩论,基本上全国都一样。   只有两个地方不一样,一个是锦衣卫,另一个是东厂。因为他们是特务机关,为显示实力,开审前,无论犯人是谁,全都有个特殊招待——打板子。   这顿板子,行话叫做杀威棍,历史十分悠久,管你贵族乞丐,有罪没罪,先打一顿再说,这叫规矩。   事情坏就坏在这个规矩上。   案台上朱大臣还没想出对策,下面的王大臣却不干了,这人脑筋虽有点迟钝,但一看见衙役卷袖子抄家伙,也还明白自己就要挨打了,于是说时迟那时快,他对着堂上突然大喊一声:   “说好了给我官做,怎么又要打我!”   这句话很有趣,朱希孝马上反应过来,知道好戏就要开场,也不说话,转头就看冯保。   冯太监明显是被喊懵了,但毕竟是多年的老油条,很快做出了回应,对着王大臣大吼道:   “是谁指使你来行刺的!?”   话讲到这里,识趣的应该开始说台词了,偏偏这位王大臣非但不识趣,还突然变成了王大胆,用同样的语调对着冯保喝道:   “不就是你指使我的吗,你怎么不知道?干嘛还要问我?”   朱希孝十分辛苦,因为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憋住自己,没有笑出声,而他现在唯一感兴趣的,是冯保大人怎么收这个场。   自打从政以来,冯保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情,事已至此,演戏也得演到底了,于是他再次大吼:   “你昨天说是高阁老指使你来的,为什么今天不说!?”   王大臣却突然恢复了平静,用一句更狠的话让冯保又跳了起来:   “这都是你让我说的,我哪里认识什么高阁老?”   丢脸了,彻底丢脸了,这句话一出来,连堂上的衙役都憋不住了,审案竟然审到这个份上,冯保寻死的心都有了。   关键时刻,还是朱大臣够意思,眼看搞下去冯太监就得去跳河,他也大喝一声:   “混蛋,竟敢胡说八道,诬陷审官,给我拖下去!”   这位兄弟还真是个好人,回头又笑着对冯保说了一句:   “冯公公,你不用理他,我相信你。”   我相信,当冯公公听到这句话时,应该不会感到欣慰。   闹到这个份上,高拱是整不垮了,自己倒有被搞掉的可能,为免继续出丑,冯保下令处死了王大臣,此事就此不了了之。   但这依然是一个扑朔迷离的事件,王大臣一直在东厂的控制之下,为什么会突然翻供呢?他到底又是什么人呢?   我来告诉你谜底:   冯保并不知道,在他和朱希孝审讯之前,有一人已经抢先一步,派人潜入了监狱,和王大臣取得了联系,这个人就是杨博。   高拱走后,智商水平唯一可与张居正相比的人,估计也就是这位仁兄了,取得张居正的中立后,杨博意识到,冯保已是唯一的障碍,然而此人和高拱有深仇大恨,绝不可能手下留情,既要保全高拱,又不能指望冯保,这实在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   然而杨博名不虚传,他看透了冯保的心理,暗中派人指使王大臣翻供,让冯太监在大庭广众之下,吃了个哑巴亏,最后只能乖乖就范。   以他的狡诈程度,被评为天下三才之一,可谓实至名归。   而根据某些史料反映,这位王大臣确实是戚继光手下的士兵,因为犯错逃离了军队,东跑西逛,结果把命给丢了。   但疑问仍然存在,要知道皇宫不是公共厕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怕今天,您想进去,也得买门票,这位仁兄大字不识,也没有通行证,估计也没钱,这么个家伙,他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不好意思,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没有答案,就当他是飞进去的好了。   【报仇雪恨】   高拱算是涉险过关了,无论如何,他还算是张居正的朋友,对朋友尚且如此,仇人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张猛人的第二大特征就是有仇必报,在这一点上,他简直就是徐阶2.0 版。   第一个刀下鬼,是辽王。   说起这位兄弟,实在让人哭笑不得,几十年一点正事没干过,从四岁到四十岁,除了玩,什么追求都没有。   小时候,他喜欢玩,玩死了张居正的爷爷,现在一把年纪了,还是玩,反正家里有钱,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然而玩完的时候还是到了。   一直以来,张居正都没有忘记三十年前,祖父被人整死的那一幕,君子报仇,三十年也不晚。   当时还只是隆庆二年(1568),张居正在内阁里只排第三,不过要对付辽王,那是绰绰有余。   很快,湖广巡按御史突然一拥而上,共同弹劾辽王,王爷同志玩了这么多年,罪状自然是不难找的,一堆黑材料就这么报到了皇帝那里。   皇帝大人虽对藩王一向也不待见,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兄弟,听说这人不地道,便派了司法部副部长(刑部侍郎)洪朝选去调查此事。   其实说到底,皇帝也不会把辽王怎么样,毕竟大家都姓朱,张居正对此也没有太大指望,教训他一下,出口恶气,也就到头了。   然而他们都高估了一点——辽王的智商。   人还没到,也没怎么着,辽王就急了,在房里转了几百个圈,感觉世界末日就要来了,于是灵机一动,在自己家里树了一面旗帜,上书四个大字“讼冤之纛”,壮志飘扬,十分拉风。   这四个字的大致意思,是指自己受了冤枉,非常郁闷,可实际效果却大不相同,因为辽王同志估计是书读得太少,他并不清楚,这种行为可以用一个成语描述——揭竿而起,而它只适用于某种目的或场合。   于是他很快迎来了新的客人——五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而原先拟定的警告处分,也一下子变成了开除——废除王位。   玩了一辈子的辽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他的余生将在皇室专用监狱中度过,也算是玩得其所了。   张居正解决的第二个对象,不是他的仇人,而是徐阶的死敌。   在高拱上台之后,张居正本着向前辈虚心学习的精神,总结了高拱的成功经验,在整理工作中,他惊奇地察觉了那个神秘的人物——邵大侠。   张居正万万没想到,这个姓邵的二流子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且不说徐老师被他整得要死要活,如果任他乱搞一通,没准有一天又能搞出个王拱,陈拱,也是个说不准的事情。   所以他想出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杀掉他。   邵大侠既然是大侠,自然行踪不定,但张居正是大人,大人要找大侠,也不太难,隆庆六年(1572),在解决高拱之后一个月,张居正找人干掉了邵大侠,这位传奇混混将在阎王那里继续他的事业。   第三个被张居正除掉的人,是他的学生。   隆庆五年(1571),作为科举的考官,张居正录取了一个叫刘台的人,在拜完码头之后,两人确立了牢固的师生关系——有效期四年。   刘台的成绩不太好,运气倒还不错,毕业分配去了辽东,成为了一名御史,之前讲过,在明代御史是一份极有前途的工作,只要积极干活,几年之后混个正厅级干部,也不会太困难。   刘台就是一个积极的御史,可惜,太积极了。   万历三年(1575),辽东第一号猛人,总兵李成梁一顿穷追猛打,大败蒙古骑兵,史称“辽东大捷”。消息传来,巡抚张学颜十分高兴,连忙派人向朝廷报喜,顺便还能讨几个赏钱。   结果到了京城,报信的人才发现,人家早就知道了,白讨了没趣。   张学颜气得直抖,因为根据规定,但凡捷报,必须由他报告,连李成梁都没有资格抢,哪个孙子活得不耐烦了,竟敢抢生意!   很快人就找到了,正是刘台。   作为辽东巡按御史,刘台只是个七品官,但是权力很大,所以这次他自作主张,抢了个头彩。但他想不到,自己将为这个头彩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最先发作的人,并不是张学颜,而是张居正,他得知此事后,严厉斥责了学生的行为,并多次当众批评他,把刘台搞得灰头土脸。   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举动,按说报了就报了,不过是个先后问题,也没捞到赏钱,至于这样吗?   如果你这样认为,那你就错了,张居正同志向来不干小事,他之所以整治刘台,不是因为他是刘台,而是因为他是御史。   高拱之所以能够上台,全靠太监,但他之所以能够执政,全靠言官,要知道,想压住手下那帮不安分的大臣,不养几个狗腿子是不行的,而这帮人能量也大,冯保都差点被他们骂死,所以一直以来,张居正对言官团体十分警惕,唯恐有人跟他捣乱。   刘台就犯了这个忌讳,如果所有的御史言官都这么积极,什么事都要管,那我张居正还混不混了?   然而张居正没有想到,他的这位学生是个二愣子,被训了两顿后,居然发了飚,写了一封奏折弹劾张居正。   如果说抢功算小事的话,那么这次弹劾就真是大事了,是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   张居正震惊了,全天下的人都可以骂我,只有你刘台不行!   自从明朝开国以来,骂人就成了家常便饭,单挑、群骂、混骂,花样繁多,骂的内容也很丰富,生活作风问题,经济问题,政治问题,只要能想得出的,基本全骂过了,想要骂出新意,是非常困难的。   然而刘台做到了,因为他破了一个先例,一个两百多年来都没人破的先例——骂自己的老师。   在明朝,大臣和皇帝之间从来说不上有什么感情,你帮我打工,我给你俸禄,算是雇佣关系,但老师和学生就不同了,江湖险恶,混饭吃不容易,我录取了你,你就要识相,要拜码头,将来才能混得下去。   所以一直以来,无数“正义人士”骂遍了上级权贵,也从不朝老师开刀。因为就算你骂皇帝,说到底,不过是个消遣问题,要骂老师,那可就是饭碗问题了。   张居正这回算是彻底没面子了,其实骂的内容并不重要,连你的学生都骂你,你还有脸混下去?   于是张居正提出了辞职,当然,是假辞职。   张居正一说要走,皇帝那里就炸了锅,孤儿寡母全靠张先生了,你走了老朱家可怎么办?   之后的事情就是走程序了,刘台的奏折被驳回,免去官职,还要打一百棍充军。   这时张居正站了出来,他说不要打了,免了他的官,让他做老百姓就好。   大家听了张先生的话,都很感动,说张先生真是一个好人。   张先生确实是一个好人,因为现仇现报实在太没风度,秋后算账才是有素质的表现。   刘台安心回家了,事情都完了,做老百姓未必不好,然而五年后的一天,一群人突然来到他家,把他带走,因为前任辽东巡抚,现任财政部长(户部尚书)张学颜经过五年的侦查,终于发现了他当年的贪污证据,为实现正义,特将其逮捕归案,并依法充军。   张居正的做事风格大体如此,很艺术,确实很艺术。   而张先生干掉的最后一个有分量的对手,是他当年的盟友。   万历七年(1579),张居正下令,关闭天下书院,共计六十四处。   这是一个策划已久的计划的开端。   从当政的那天起,张居正就认定了一个理念——上天下地,唯我独尊,具体说来,是但凡敢挡路的,不服气的,提意见的,都要统统地干掉。   折腾几年之后,皇帝听话了,大臣也老实了,就在张居正以为大功告成之际,一个新的敌人却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个敌人不同于以往,因为它不是一个人,甚至于不能算是人,而是一个极为特别的团体势力,它的名字叫做书院。   书院是中国传统的教育形式,明代许多书院历史十分悠久,流传五六百年的不在少数,今天说起外国的牛津、剑桥,一算历史多少多少年,简直牛得不行,再一看国内某大某大,撑死了也就一百多年,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实际上大可不必自卑,因为古代书院就是现代意义上的大学,不过是大学这词更时髦而已,要知道,欧洲最老的巴黎大学,也就是1261年才成立,而且基本上都是教些神学之类的鬼玩意,这也难怪,当时欧洲都是一帮职业文盲,骑着马,提着长矛到处冲,能读懂拉丁语的人扳着指头都能数出来,鬼才有心思上什么大学,中国的书院倒是有始有终,一直之乎者也了上千年,到清朝末年,基本都停的停,改的改,这一改,就把历史也改没了,年头从头算起。   但在书院上千年的历史中,明代书院是极为特别的,因为它除了教书外,还喜欢搞政治。   所谓搞政治,也就是一些下岗或上岗的官员,没事干的时候去书院讲课,谈人生谈理想,时不时还骂骂人,发发脾气,大致如此而已,看上去好像也没啥,但到嘉靖年间,一个大麻烦来了。   麻烦是王守仁同志带来的,因为此时他的思想已然成为了一种潮流,在当时的书院里,如果讲课的时候不讲心学,那是要被轰下台的,按说讲心学就讲心学,似乎也没什么,可问题在于,心学的内容有点不妥,用通俗的话说,是比较反动。   在这段时间,心学的主流学派是泰州学派,偏偏这一派喜欢搞思想解放、性解放之类的玩意,还经常批评朝政,张居正因为搞独裁,常被骂得狗血淋头,搞得朝廷也很头疼。   这要换在徐阶时代,估计也没啥,可张居正先生就不同了,他是一个眼里不揉沙子的角色,无论是天涯还是海角,只要得罪了他,那是绝对跑不掉的。一个人惹我,就灭一个人,一千个人惹我,就灭一千人!   于是在一夜之间,几乎全国所有有影响的书院都被查封,学生都被赶回了家,老师都下了岗。   事情到这里,似乎该结束了,然而张居正同志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他不但要抓群体,还要抓典型。   所谓抓典型,就是从群众之中,挑选一个带头的,把他当众干掉,以达到警示后人的目的。   而这次的典型,就是何心隐。   这位明代第一神秘人物实在太爱管闲事,在批评张居正的群众队伍里,他经常走在第一线。平日也是来无影去无踪,东一榔头西一棍,打了就走,绝不过夜,而且上到大学士,下到街头混混,都是他的朋友,可谓神通广大。   事实证明,他看人的眼光也很准,十四年前,当他离开京城之时,就曾断言过,兴灭王学之人,只在张居正。   现在他的预言终于得到了实现,以最为不幸的方式。   在万历七年(1579)的一天,优哉游哉了半辈子的何心隐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当他在外地讲学之时,湖广巡抚王之垣突然派兵前去缉拿,将他一举抓获,带回了衙门,还没等大家缓过神来,官方消息已传出:根据朝廷惯例,犯人刚到,衙门的兄弟们都要意思意思,给他两棍,没想到何心隐体质太弱,竟然一打就死。遗憾之至,已妥善安排其后事,并予安葬。   事情一出,天下哗然,王学门人一拥而上,痛骂王之垣,但人已经死了,王巡抚又十分配合,表示愿意背这个黑锅,也不发火,大家骂足了几个月,就此收场。   【待遇问题】   当然了,这事到底是谁干的,大家心里都有数。   这位泰州学派的领军人物虽然通晓黑白,张居正大人却是黑白通吃,虽然何心隐是他老师(徐阶)的同门,虽然何心隐曾经与他并肩作战,共同解决了严嵩。   但对张居正而言,朋友还是敌人,只有一个判断标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曾经的敌人除掉了,曾经的学生除掉了,曾经的盟友也除掉了,为了实现我的梦想,我坚信,这是值得的。   当然了,作为大明帝国的实际统治者,做了这么多工作,也受了这么多的苦,再过苦日子似乎也有点说不过去,而在这一点上,张居正同志是个明白人。   于是张先生的许多幸福生活方式,也随之流传千古,而其中最有名的,大概就是他的那顶轿子。   在一般人的概念中,轿子无非是四个人抬着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往前走,轿子里的人跟坐牢似的,转个身也难。   应该说这些都没错,但如果你看到了张居正先生的轿子,你就会感叹这个世界的神奇。   张先生的交通工具不叫轿子,它有个专门名称——如意斋。一般人坐一般轿子,张大人不是一般人,轿子自然也不一般,别人的轿子四个人抬,张大人的轿子嘛……   下面我们先详细介绍一下此轿的运行原理以及乘坐体验。   该轿子(?)由真定地方知府赶制,轿内空间广阔,据估算,面积大致不低于五十平方,共分为会客室和卧室两部分,会客室用来会见各地来客,卧室则用于日常休息,为防止张大人出行途中内急找不到厕所,该轿特设有卫生间,体现了人性化的设计理念。   此外,由于考虑到旅途辛苦,轿子的两旁还设有观景走廊,以保证张大人在工作之余可以凭栏远眺,如果有了兴趣,还能做两首诗。   而且张大人公务繁忙,很多杂务自己不方便处理,所以在轿中还有两个仆人,负责张大人的饮食起居。   此外,全轿乘坐舒适,操作便利,并实现了全语音控制,让停就停,让走就走,决不含糊,也不会出现水箱缺水、油箱缺油、更换轮胎、机械故障之类的烦人事情。   你说这么大的轿子,得多少人抬?   我看至少也要十几个人吧。   十几个人?那是垫脚的!三十二个人起,还不打折,少一个人你都抬不起来,张大人的原则是,不计成本,只要风头!   相信我,你没有看错,我也没有写错,关于这部分,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顺便补充一句,这顶轿子除了在京城里面转转之外,还经常跑长途,张居正曾经坐着这东西回过荆州老家,其距离大致是今天京广线从北京出发,到武汉的路程,全部共计一千多公里,想想当年那时候,坐着这么个大玩意招摇过市,实在是拉风到了极点。   这段史料着实让我大开眼界,并彻底改变了我对祖国交通工具的看法,什么奔驰、宝马、劳斯莱斯,什么加长型、豪华型,什么沙发、吧台,省省吧,也好意思拿出来说,丢人!   日子过得舒坦,工作也无比顺利,张居正的好日子似乎看不到尽头,然而事实告诉我们,只进不退的人生是没有的,正如同只升不跌的股票绝不存在一样。
下一章:
上一章:

107 条评论 发表在“第5部:帝国飘摇 第九章 张居正的缺陷”上

  1. 匿名 says:
    事实告诉我们,只进不退的人生是没有的,正如同只升不跌的股票绝不存在一样。
  2. 匿名 says:
    事实告诉我们,只进不退的人生是没有的,正如同只升不跌的股票绝不存在一样
  3. 里头人 says:
    我错看张居正了,我原来是很崇拜他的
  4. 王守仁 says:
    看到门下弟子如此相互残害,吾甚是忧心啊
  5. 朱元璋 says:
    张居正,你个王八蛋
  6. 匿名 says:
    所有的事物都有两面性,能混到高层的,政治手段自然不低,历史教科书里,将善恶明显区分,坏人就绝对的坏,好人就是绝对的好,但熟看历史,又有几人绝对真善美?
  7. 明月当年 says:
    当年明月,偶像啊!!!真受不了你,你看的电影还真不少!
  8. 张居正 says:
    我辛苦啊
  9. 朱重八 says:
    老子都没坐过的轿子,你一个二百多年后的小p孩也敢坐?!
  10. 朱五四 says:
    下次给我也坐坐哈
  11. 结果当时 says: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12. 老杨先生 says:
    张居正 活出人样儿了
  13. 朱棣 says:
    太狂了 我还以为他为人很好呢
  14. 张居正 says:
    没事,要是我好就活不了了
  15. 王夫之 says:
    张居正,你你你的轿子给我坐坐
  16. 李贵妃 says:
    上面的人,你们不要这么说张居正好不好!
  17. 匿名 says:
    人无完人
  18. 朱由检 says:
    都tm正经点!
  19. 隆庆 says:
    ….我还小….分量也轻!!我坐上去,十几个人就够了….不然张阁老..你让让!?!?神马?不让?我废了你!!有木有!!
  20. says:
    说张居正是坏蛋的才是蠢蛋,傻到这个分上也好意思说话?
  21. 朱大葱 says:
    张居正,你是哪根葱啊~!!!
  22. l流光溢彩 says:
    王老师心寒呀
  23. 匿名 says:
    明月先生根据明史写张居正未免太武断了把,明史都有很多种说法,要根据不同的说法进行分析,理解还原一个真实的张居正。就居正和冯保勾结以王大臣事件陷害高拱,就和郦波老师讲风雨张居正有很大出入。
  24. 及时雨 says:
    明月先生根据明史写张居正未免太武断了把,明史都有很多种说法,要根据不同的说法进行分析,理解还原一个真实的张居正。就居正和冯保勾结以王大臣事件陷害高拱,就和郦波老师讲风雨张居正有很大出入。
  25. 朱载垕 says:
    张居正,我要把你带走。
  26. 匿名 says:
    哈哈精彩
  27. 佚名 says:
    三十二个。
    放到现在也没人坐得起,还不如会缺水缺油的汽车,至少自己就能开。
  28. 人性的弱点 says:
    人无完人!朱元璋也好,朱棣也好,张居正也好。不过在我看来,于谦可算是个完人。
  29. 路人 says:
    人性如此。我等到此地位,想必亦然。
  30. 韵兮 says:
    我还是喜欢夏言,勤奋,清廉,心软,顾全大局,不计个人恩怨,否则徐阶也只能是埋在地下的钻石。
  31. 匿名 says:
    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
  32. 13 says:
    楼上说的才是精辟!!!
  33. 阳光 says:
    张居正以他深不可测的心计,阴险无比之手段,夺取了最高领导权,并发挥其不世出之奇才,
  34. 111 says:
    还是于谦好
  35. 王守仁 says:
    我辛辛苦苦创立的心学哇!!!!张居正,我灭了你!!!
  36. 无梦 says:
    哈哈哈 不是狠人 不从政 我挺你张阁老
  37. 力挺王守仁 says:
    我还是佩服王守仁。
  38. 匿名 says:
    张居正是一个平凡的人、而英雄或伟人往往诞生于平凡人之中。
  39. 路人甲 says:
    张居正大搞群臣,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的控制冯保吧
  40. 诸葛亮 says:
    山人觉得太奢侈了吧
  41. 路人乙 says:
    还是于谦好
    不过诸葛亮来凑什么热闹
  42. 居正 says:
    其实明月对张居正的评价很高的
  43. 徐阶哥哥 says:
    看了各位的评论,是在是让我捧腹大笑!
  44. 倭寇 says:
    捧腹笑什么?八噶~我给你切腹。
  45. 收复钓鱼岛 says:
    人做到张居正那样 死也瞑目了
  46. 逃避 says:
    还是认为王守仁和于谦比较厉害
  47. 马哥 says:
    张居正,你真帅
  48. 王守仁乎 says:
    兴亡在张居正不假。。。。。。
  49. 朱祁镇 says: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50. says:
    暗暗啊啊暗暗啊啊啊啊啊
  51. 哈哈 says:
    张居正能做到这个位置自有他的道,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52. 大学生 says:
    张居正太太太太…太斜了。
  53. 匿名 says:
    人极必返
  54. 千里流云 says:
    张居正牛到顶了,所以死得也惨!
  55. 严世藩 says:
    张居正你也算牛逼了一把
  56. 众神封印 says:
    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是不存在的
  57. 张居正 says:
    谁能懂我!
  58. 匿名 says:
    哈哈哈哈,评论太逗了!
  59. 朱元娼 says:
    官场不好混哦,要天赋
  60. 匿名 says:
    像这类政治家,不能以人品和道德的好坏来认为他的功绩,看到说张居正的手段就说张居正不行的人,我只能说你太幼稚了
  61. 张三丰 says:
    不要乱评论,换作自己试试
  62. 万历 says:
    张老师 别说了
  63. 丰神秀丽 says:
    心驰神往的穿越
  64. says:
    哎哎哎,不来这么毁人形象的!就算张居正私生活再怎么不好,但你不可否认,他拯救了摇摇欲坠的大明王朝。
    当年明月的文章没什么不对,但是曦觉得自己要补充一句,张居正或许不是个好人,但是,他是明朝的功臣!
  65. 辉煌世界 says:
    还是骊波的风雨张居正帅,熊召政的也比较细致
  66. 海阎王 says:
    还是我最牛,不要命的人只有完全不要脸的人才有办法。
  67. 看热闹的 says:
    在那封建官聊体制中,很难有人做到一身正气一直清白,一口大黑锅能煮出啥干净的东东呢。
  68. 兵荒马乱 says:
    何心隐是个坑,借张居正之手灭了王学,从而证明了自己的预言。
  69. 内阁战士 says:
    张居正,是中国两千多封建历史里达到最顶峰的人臣
  70. 若于 says:
    不能说张居正是打落水狗,想当初,高拱不是大势已去又东山再起了么,所以斩草除根不是没有道理的,也是为了防止重蹈覆辙。官场真不是好混的!!!
  71. 朱重8 says:
    敢这么欺负吾的后代,来人,把张居正满门抄斩!
  72. 海瑞 says:
    张阁老,弹劾你没商量!
  73. 力挺张居正 says:
    很多史料都带有个人感情去写的,只供参考而已!而且很多史料都有相冲突的地方。张居正是脊梁式的人物!
  74. 英雄永流芳 says:
    张居正的轿子惊到我了
  75. 朱重人 says:
  76. 朱重八 says:
    我在早剥张居正的人皮了。
  77. 路人 says:
    哈哈
  78. 黄来福 says:
    管他好人,坏人。对国家有利就是好人。
  79. 张居正 says:
    当年明月你小子给老子好好写,爷当年的轿子是64人起步的!
  80. 尽是饭桶 says:
    。。。。。。。。。。汗颜,,,,
  81. 李太后 says:
    我有幸乘坐过一次如此豪华的轿子
  82. 哈哈哈 says:
    呵呵呵
  83. 徐珵 says:
    44楼小日本机叭叭叭叭叭……轰啊[死了是小日本].
  84. 谢晋 says:
    我来打个酱油
  85. says:
    欧洲最老的大学是意大利的博洛尼亚大学,成立于1088年,起始专业为医学和法律。在欧洲看儒家也是一种宗教,但我感觉把儒家和心学等归为哲学更恰当些。
  86. 魏忠贤 says:
    说我吃醋?我打的是酱油
  87. 张居正 says:
    明朝需要张居正这样贪污腐败的能人,而不需要海瑞这样无用处的好人!!
    看看海瑞和张居正对明朝的贡献就知道了嘛
  88. 张居正 says:
    哎哟我操
  89. 难得糊涂 says:
    纵观历史,有几个贪污腐败的人能真正为国家、为老百姓办事!而大明亡国的真正原因就是腐败透顶,病入膏肓,最后无药可治!
  90. 我是神 says:
    张居正的牛逼生活配得起他的贡献,我们敬仰的北宋名相寇准还十分奢侈,寇相他的整个府宅没有黑夜,就是点蜡烛,厕所都灯火通明,谁能这么有钱,你们说说
  91. 徐阶 says:
    张居正,这么嘚瑟,算了,谁让我先下了台了呢,不过,以后有你好受的,哼~~~
  92. 朱厚照 says:
    老子玩了一生,也没坐过这种轿子。
  93.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says:
    蜡烛总会熄灭,即使它现在还亮着
  94. 朱厚照 says:
    好好玩的样子,我也要做。来人,给我做一个一个
  95. 江彬 says:
    楼上镇国公朱寿将军,看属下给您做一个带抽水马桶的轿子!!
  96. 战甲王 says:
     此外,全轿乘坐舒适,操作便利,并实现了全语音控制,让停就停,让走就走,决不含糊,也不会出现水箱缺水、油箱缺油、更换轮胎、机械故障之类的烦人事情。   你说这么大的轿子,得多少人抬?   我看至少也要十几个人吧。   十几个人?那是垫脚的!三十二个人起,还不打折,少一个人你都抬不起来,张大人的原则是,不计成本,只要风头!   相信我,你没有看错,我也没有写错,关于这部分,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顺便补充一句,这顶轿子除了在京城里面转转之外,还经常跑长途,张居正曾经坐着这东西回过荆州老家,其距离大致是今天京广线从北京出发,到武汉的路程,全部共计一千多公里,想想当年那时候,坐着这么个大玩意招摇过市,实在是拉风到了极点。   这段史料着实让我大开眼界,并彻底改变了我对祖国交通工具的看法,什么奔驰、宝马、劳斯莱斯,什么加长型、豪华型,什么沙发、吧台,省省吧,也好意思拿出来说,丢人!   日子过得舒坦,工作也无比顺利,张居正的好日子似乎看不到尽头,然而事实告诉我们,只进不退的人生是没有的,正如同只升不跌的股票绝不存在一
  97. 嘉靖 says:
    蓝道行,帮我问问神仙,如何处理张居正?
  98. 呵呵 says:
    当年明月 你和王世贞也没多大的差别啊 呵呵
  99. 黄帝 says:
    怎么会有你们这群不肖子孙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0. 心学 says:
    心学的内容有点不妥,用通俗的话说,是比较反动 难怪现在被禁的
  101. says:
    心学的内容有点不妥,用通俗的话说,是比较反动 难怪现在课堂上看不到
  102. says:
      在这段时间,心学的主流学派是泰州学派,偏偏这一派喜欢搞思想解放、性解放之类的玩意,还经常批评朝政,张居正因为搞独裁,常被骂得狗血淋头,搞得朝廷也很头疼。 难怪传到小日本那里人家性解放那么厉害
  103. 这是怎么说 says:
    本章已审阅
  104. 无敌 says:
    无敌
  105. 徐阶 says:
    呵呵呵呵,果然是我的好徒弟= =
  106. 王守仁 says:
    不是说斗王守仁的都没好下场吗
  107. 张居正死忠粉一只\(^o^)/~ says:
    爽翻了!!!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