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5部:帝国飘摇 第十章 敌人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夺情】   万历五年(1577),张居正一生中最为严峻的考验到来了,因为一件看似毫不相干的事。   就在这一年,张居正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他爹死了。   张文明一辈子没啥出息,却有了这么个有出息的孩子,虽说他没给儿子帮啥忙,反倒添了很多乱(此人在地方飞扬跋扈,名声很差),但无论如何,生子如此,他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但他死也想不到,自己的死,将会让儿子张居正生不如死。   张居正的爹死了!消息传来,满城轰动,因为表现忠心的机会到了。无数官员纷纷上门,哭的哭,拜的拜,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摸出门,最后再说两句“节哀顺变”,完事,收工。   这并不奇怪,自古以来,当官的如果死了爹妈,自然是空巷来拜,宾客盈门,上门的比自己全家死绝还难受,但你要相信,如果你自己挂了,是没有几个人会上门的。   对此,张居正也十分清楚,虽说父亲死了他很难过,但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思考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的名字,叫做丁忧。   在当时的中国,张居正已经是近似于无敌了,他不怕皇帝,不怕大臣,不怕读书人议论,骠悍无比。   但他仍然只是近似于,因为他还有一个不能跨越的障碍——祖制。   所谓祖制,就是祖宗的制度,规矩,虽然你很牛,比皇帝还牛,但总牛不过死皇帝吧,上百年前定下的规则,你再牛也没辙。   丁忧就是祖制,具体说来,是朝廷官员的父母亲如若死去,无论此人任何官何职,从得知丧事的那一天起,必须回到祖籍守制二十七个月,这叫丁忧。到期之后可以回朝为官,这叫起复。   这个制度看上去有点不近人情,官做得好好的,一下子就给扒得干干净净,负责的那摊事情也没人管,不但误事,还误人心情。   但这个制度一直以来却都是雷打不动,无论有多麻烦,历任皇帝都对其推崇备至,极其支持,如果你认为这是他们的脑筋一根筋,食古不化,那就错了,人家的算盘,那是精到了极点。   因为根据社会学常识,只有出孝子的地方,才会出忠臣,你想想,如果一个人连他爹都不忠,怎么能指望他忠于老板(皇帝)呢?   但贪官们自然是不干的,死了爹,我本来就很悲痛了,正想化悲痛为贪欲,搞点钱来安慰我无助的心灵,你竟然还要罢我的官,剥夺我的经济利益,太不人道!   于是很多人开始钻空子,你不是规定由得知死讯的那天开始计算吗,那我就隐瞒死讯,就当人还活着,一直混到差不多为止,就算最后被人揭穿,也是可以解释的嘛,人死了,我没有上报,那是因为老爹一直活在我的心中。   当然,一次两次是可以理解的,时间长了朝廷也不干了,自明英宗起,就开始正式立项,打击伪报瞒报的行为,规定但凡老爹死了不上报的,全部免官为民。   如此一来,贪官们也没办法了,只好日夜祈祷,自己的老爹能多撑几年,至少等混到够本再含笑而逝,到时也能多搞点纸钱给您送去。   但也有一个群体例外,那就是军队,领兵打仗,这就绝对没辙了,总不能上阵刚刚交锋,消息来了,您喊一声停:大家别打了,等我回去给我爹守二十七个月,咱们再来,还是老地方见,不打不散。   张居正不是军人,自然无法享受这个优待,而他的改革刚刚才渐入佳境,要是自己走了,这一大摊子事情就没人管了,心血付之东流且不说,没准回来的时候就得给人打下手了。   于是他只剩下了唯一的选择——夺情。   所谓夺情,是指事情实在太急,绝对走不开的人,经由皇帝的指示,在万般悲痛中恢复职务,开展工作。由于考虑到在痛苦之中把人强行(一般不会反抗)拉回来,似乎很不人道,所以将其命名为“夺情”。   然而张居正并不愿意走这条路,当然,并不是因为它“很不人道”。   其实在他之前,已有一些人有过类似的经验,比如著名的“三杨”中的杨荣,还有那位帮于谦报了仇的李贤,都曾经被这么“很不人道”过,除了个把人骂了两句外,倒也没啥问题,但到了嘉靖年间,夺情却真的成为了一件很不人道的事情,不人道到想不人道都不行,如果有人提出夺情,就会被看作禽兽不如。   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变化,都要拜一位孝子所赐,这人的名字叫做杨廷和。   说起来,这位杨兄弟的能量实在是大,闹腾了三朝还不够,死了还要折腾别人。当初他在正德年间的时候,父亲死了,皇帝说杨先生你别走,留下来帮我办事,他说不行,我非常悲痛,一定要回去。   结果几番来回,他还是回去了,从正德九年(1514)到正德十二年(1517),这位仁兄结结实实地旷了三年工,才回来上班。这要搁在现在,早就让他卷铺盖回家了。   由于他名声太大,加上又是正面典型,从此以后,朝廷高级官员死了爹妈,打死也不敢说夺情。就这么一路下来,终于坑了张居正。   张居正没有选择,只能夺情,因为冯保不想他走,皇帝不想他走,皇帝他妈也不想他走,当然了,最重要的是,他也不想走。   辛辛苦苦奋斗三十多年,才混到这个份上,鬼才想走。   虽说夺情比较麻烦,但只要略施小计,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老把戏很快上场了,万历五年(1577)十月,痛苦不堪的张居正要求回家守制,两天后皇帝回复——不行。   一天后,张居正再次上书,表示一定要回去,而皇帝也再次回复——一定不行。   与此同时,许多大臣们也纷纷上书,表示张居正绝不能走,言辞激烈,好像张居正一走,地球就要完蛋,可谓用心良苦。   行了,把戏演到这里,也差不多该打住了,再搞下去就是浪费纸张。   准备收场了,事情已经结束,一切风平浪静,擦干眼泪(如果有),再次出发!   我亲眼看着严嵩沦落,徐阶下台,我亲手解决了高拱、刘台、何心隐,天下已无人能动摇我的地位。   对于这一点,张居正始终很自信,然而事实证明,他错了,错得相当厉害,真正的挑战将从这里开始。   万历五年(1577)十月,翰林院编修吴中行,翰林院检讨赵用贤上书——弹劾张居正夺情。   编修是正七品,检讨是从七品,也就是说,这是两个基层干部,也就能干干抄写工作,平时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而张居正以前的敌人,不是朝廷高官,就是黑道老大、学界首领,并且还特别不经打,一碰就垮,这么两个小角色,按说张大人动根手指,就能把他们碾死。   然而就是这么两个小角色,差点把张大人给灭了。   因为这二位仁兄虽然官小,却有个特殊的身份:他们都是张居正的门生。   而且我查了一下,才惊奇地发现,原来吴兄弟和赵兄弟都是隆庆五年(1571)的进士,和之前开第一炮的刘台是同班同学。   这就只能怪张大人自己了,左挑右挑,就挑了这么几个白眼狼,也算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这下好了,当年只有一个二愣子(刘台),已经搞得狼狈不堪,这回竟然出了两个,那就收拾不了了,因为一个二愣子加另一个二愣子,并不等于二,而是二愣子的平方。   可还没等张居正反应过来,又出事了,就在二愣子们出击的第二天,刑部员外郎艾穆,主事沈思孝也上书弹劾张居正,希望他早早滚蛋回家,去尽孝道。   当张居正看到这两封充满杀气的奏疏时,才终于意识到,真正的危机正向自己步步逼近。   经过长达三十余年的战斗,他用尽各种手段,除掉了几乎所有的敌人,坐上了最高的宝座,然而在此君临天下之时,他才发现一个新的,更为强大的敌人已经出现。   那些原先乖乖听话的大臣们似乎一夜间突然改变了立场,成为了他的对手,不是一个,是一群,而他们攻击的理由也多种多样,经济问题,作风问题,夺情问题,方式更是数不胜数,上书弹劾,私下议论,甚至还有人上街张贴反动标语,直接攻击张居正。   对于眼前的这一切,张居正感到很吃惊,却并不意外,因为他很清楚,带来这些敌人的,正是他自己,具体说来,是他五年前的那封奏疏。   五年前,当张居正将写有考成法的奏疏送给皇帝时,他在交出自己改革理想的同时,还附带了一个阴谋。   因为在那封奏疏中,有着这样几句话:   “抚案官有延误者,该部举之,各部院有容隐者,科臣举之,六科有容隐欺蔽者,臣等举之。”   这句话的意思是,地方官办事不利索的,中央各部来管,中央各部办事不利索的,由六科监察机关来管,六科监察机关不利索,由我来管!   事情坏就坏在这句话上。   根据明代的体制,中央各部管理地方,正常,给事中以及御史监察各部,也正常,内阁大学士管理言官,这就不正常了。   两百年前,朱元璋在创立国家机构的时候,考虑丞相权力太大,撤销了丞相,将权力交给六部,但这位仁兄连睡觉都要睁只眼,后来一琢磨,觉得六部权力也大,为怕人搞鬼,又在六部设立了六科,这就是后来的六科给事中。   六科的领导,叫做都给事中,俗称科长,下属人员也不多,除了兵部给事中有十二个人之外,其余的五个部都在十人之内。而且这帮人品级也低,科长才七品,下面的人就不用说了。   但他们的权力却大到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比如说部长下令要干什么事,科长不同意,二话不说,把命令退回给部长,让他修改,如果改得不满意,就再退,直到满意为止。   别说部长,连皇帝的某些旨意,给事中也是可以指手划脚一番的,所以虽然这帮人品级低,地位却不低,每次部长去见他们,还要给他们行个礼,吃饭的时候别人坐下座,他们可以跑去和部长平起平坐,且指名道姓,十分嚣张。   给事中大抵如此,都察院的御史就更不得了,这伙人一天到晚找茬,从谋反叛乱到占道经营、随地大小便,只要是个事,就能管。   六部级别高,权力小,言官级别小,权力大,谁也压不倒谁,在这种天才的创意下,大明王朝搞了二百多年,一向太平无事,而到了张居正,情况被改变了。   在张居正看来,六部也好,给事中也好,御史也好,都该归我管,我说什么,你们就干什么,不要瞎吵。   因为他很明白,互相限制、互相制约固然是一种民主的方式,但是民主是需要成本的。   一件事情交代下去,你讲一句他讲一句,争得天翻地覆,说得振振有词,其实一点业务都不懂,结果十天半个月,什么都没办,而对于这些人,张居正一贯是深恶痛绝。   所以他认为其他人都应该靠边站,找一个最聪明的人(他自己)   指挥,大家跟着办事就行,没有必要浪费口水。于是在他统治期间,连平时监督他人的六科和御史,都要考核工作成绩。   然而遗憾的是,大臣们却不这么想,在他们看来,张居正是一个破坏规则的人,是一个前所未见的独裁者。自朱元璋和朱棣死后,他们已经过了一百多年的民主生活,习惯了没事骂骂皇帝,喷喷口水,然而现在的这个人比以往的任何皇帝都更为可怕,如果长此以往,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所以无论他要干什么,怎么干,是好事还是坏事,为了我们手中的权力,必须彻底解决他!   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就此浮出水面。   耐人寻味的是,在攻击张居正的四人中,竟有两人是他的学生,而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四个人竟没有一个是言官!   该说话的言官都不说话,却冒出来几个翰林院的抄写员和六部的小官,原因很简单——躲避嫌疑,而且第一天学生开骂,第二天刑部的人就跟着来,说他们是心有灵犀,真是杀了我也不信。   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夺情问题也好,作风问题也罢,那都是假的,只有权力问题,才是真的。   张居正不能理解这些人的思维,无论如何,我不过是想做点事情而已,为什么就跟我过不去呢?   但在短暂的郁闷之后,张居正恢复了平静,他意识到,一股庞大的反对势力正暗中涌动,如不及时镇压,多年的改革成果将毁之一旦,而要对付他们,摆事实、讲道理都是毫无用处的,因为这帮人本就不是什么实干家,他们的唯一专长就是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满口仁义道德,唾沫横飞攻击别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对这帮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就一个字——打!   张居正汇报此事后,皇帝随即下达命令,对敢于上书的四人执行廷杖,也就是打屁股。   张大人的本意,大抵也就是教训一下这帮人,但后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打屁股的命令下来后,原先不吭声的也坐不住了,纷纷跳了出来,搞签名请愿,集体上书,反正法不责众,不骂白不骂,不请白不请。   但在一群凑热闹的人中,倒也还有两个比较认真的人,这两个人分别叫做王锡爵和申时行。   这二位仁兄就是后来的朝廷首辅,这里就不多说了,但在当时,王锡爵是翰林院掌院学士,申时行是人事部副部长,只能算是小字辈。   辈分虽小,办事却是大手笔,人家都是签个名骂两句完事,他们却激情澎湃,竟然亲自跑到了张居正的府上,要当面求情。   张大人哪里是说见就见的,碰巧得了重病,两位大人等了很久也不见人,只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申时行回去了,王锡爵却多了个心眼,趁人不备,竟然溜了进去,见到了张居正。   眼看人都闯进来了,张居正无可奈何,只好带病工作。   王锡爵不说废话,开门见山:希望张居正大人海涵,不要打那四个人。   张居正唉声叹气:   “那是皇上生气要打的,你求我也没用啊!”   这话倒也不假,皇帝确实很生气,命令也确实是他下的。   这种话骗骗两三岁的小孩,相信还管用,但王锡爵先生……已经四十四了。   “皇上即使生气,那也是因为您!”这就是王锡爵的觉悟。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居正无话可说了,现场顿时陷入了沉寂。   见此场景,王锡爵感到可能有戏,正想趁机再放一把火,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   沉默不语的张居正突然站了起来,抽出了旁边的一把刀,王锡爵顿时魂飞魄散,估计对方是恼羞成怒,准备拿自己开个刀,正当他不知所措之际,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九五至尊,高傲无比,比皇帝还牛的张大人扑通一声——给他跪下了。   没等王学士喘过气来,张学士就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边架一边喊:   “皇帝要留我,你们要赶我走,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   面对无数居心叵测的人,面对如此困难的局面,张居正一直在苦苦支撑着,他或许善于权谋,或许挖过坑,害过人,但在这个污浊的地方,要想生存下去,要想实现救国济民的梦想,这是唯一的选择。   现在他的忍耐终于到达了顶点。   张居正跪在王锡爵的面前,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呐喊:   “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王锡爵懵了,他没有想到,那个平日高不可攀的张大学士,竟然还有如此无奈的一面,情急之下手足无措,只好匆匆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张居正发泄了,王锡爵震惊了,但闹来闹去,大家好像把要被打屁股的那四位仁兄给忘了,于是该打的还得打,一个都不能少。   万历五年(1577)十月二十三日,廷杖正式执行,吴中行、赵用贤廷杖六十,艾穆、沈思孝廷杖八十,这么看来,师生关系还是很重要的,要知道,到关键时刻能顶二十大板!   事情前后经过大致如此,打屁股的过程似乎也无足轻重,但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地方——打屁股的结果。   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挨了同样的打,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结局。   在这次廷杖中,张居正的两位学生在抗击打能力上,表现出了完全相反的特质,吴中行被打之后,差点当场气绝,经过奋力抢救,才得以生还,休养了大半年,还杵了一辈子拐杖。   但赵用贤就不同了,据说他被打之后虽然伤痕遍布,元气大伤,却明显能扛得多,回家后躺了一个多月,就能起床跑步了。   这是一个奇迹,同样被打的两个人,差别怎么会这么大呢?要说明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以科学的态度,严谨的精神,去详细分析一下这个明代特有的发明——打屁股。   【关于打屁股问题的技术分析报告】   廷杖,也就是打屁股,是明代的著名特产,大庭广众之下,扒光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几棍下去,皮开肉绽,这就是许多人对打屁股的印象。   然而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各位,打屁股,并非如此简单,事实上,那是个技术工种。   根据人体工程学原理分析,明代的廷杖是一种极为严酷的刑罚,因为那跟你在家挨打不一样,你爹打你,无非是用扫把,小棍子,惨无人道点的,最多也就是皮带。   但廷杖就不同了,它虽然也用棍子,却是大棍子,想想碗口粗的大棍以每秒N 米的加速度向你的屁股着陆,实在让人胆寒,所以连圣人也说过,遇到小棍子你就挨,遇到大棍子,你就要跑(小杖则受,大杖则走)。   而执行廷杖的人,基本上都是锦衣卫,这伙人平时经常锻炼身体,开展体育活动,随手一抡,不说开碑碎石,开个屁股还是不难的。   所以经过综合分析,我们得出如下结论,如无意外,二十廷杖绝对足以将人打死。   但一直以来,意外始终在发生着,一百杖打不死的有,一杖就完蛋的也不缺,说到底,还要归功于我国人民的伟大智慧。   纵观世界,单就智商而言,能和中国人比肩的群体,相信还没生出来,而我国高智商人群最为突出的表现,就在于从没路的地方走出路来。   打不打屁股,那是上级的事,但怎么打,那就是我的事了,为了灵活掌握廷杖的精髓,确保一打就死,或者百打不死,锦衣卫们进行了艰苦的训练,具体方法如下:(有兴趣者,可学习一二,但由此带来之后果本人概不负责)   找到一块砖头(种类不限),在上面垫一张宣纸(一点就破那种),用棍子猛击宣纸,如宣纸破裂,则重新开始,如此这般不断练习,以宣纸不破,而砖头尽碎为最高层次。   如果能打到这个级别,基本就可以出师了,给你送过钱的,就打宣纸,打得皮开肉绽,实际上都是软组织损伤,回家涂了药,起来就能游泳。   要是既无关照,又有私仇的,那就打砖头,一棍下去表皮完整,内部大出血,就此丧了命那是绝不奇怪。   顺便说一句,在当时,另一个技术工种也有类似的练习,那就是砍头的刽子手,这也是门绝活,操作方法与打屁股恰好相反,找一块平整的肉,然后在上面放上一块宣纸,用刀剁宣纸,把下面的肉剁碎,上面的宣纸不能破损,就算是炉火纯青了。   练这一手,那也是深谋远虑,如果给钱的,一刀下去就结果,不会有痛苦,不给钱的,随手一刀,爱死不死,多久才死,反正是你的事。   如果有给大钱的,那就有说头了,只要不是什么谋反大罪,不用验明首级,再买通验尸官,犯不着人头落地,就能玩花样了:顺手一刀砍在脖子上,看上去血肉模糊,其实上大血管丝毫无损,抬回去治两天,除了可能留个歪脖子后遗症外,基本上没啥缺陷。   这才是真正的技术含量,什么“庖丁解牛”,和砍头打屁股的比起来,实在是小儿科。拉到刑场上都杀不死,打得皮开肉绽都没事,这就是技术。   技术决定效益,这是个真理。   所以长久以来,打屁股的锦衣卫日夜操练技术,毕竟人家就靠这手本事混饭吃,不勤奋不行,但日久天长,朝廷也不是傻瓜,慢慢地看出了门道,为保证廷杖的质量,也研发了相应的潜规则口令,分别是:打、着实打、用心打。   所谓打,就是意思意思,谁也别当真,糊弄两下就没事了。   而着实打,就是真打了,该怎么来怎么来,能不能挺得住,那得看个人体质。   最厉害的,是用心打,只要是这个口令,基本上都是往死里打,绝对不能手软。   这三道口令原本是潜规则,后来打得多了,就成了公开命令,不但要写明,而且打之前由监刑官当众宣布,以增加被打者的心理压力。   而赵用贤和吴中行的廷杖命令上,就明白地写着着实打。   既然是着实打,那就没什么说的了,虽然有人给锦衣卫送了钱,也说了情,但毕竟命令很明确,如果过轻,没准下次被打的就是自己,和钱比起来,还是自己的屁股更重要。   但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既然同样是着实打,同样是读书人,体质相同,为什么吴中行丢了半条命,赵用贤却如此从容?   原因很简单,赵用贤是个胖子,而吴中行很瘦,用拳击术语讲,这二位不是一个公斤级的,抗击打能力不同,赵用贤有脂肪保护,内伤较小,而吴中行没有这个防护层,自然只能用骨头来扛。   这一结果也生动地告诉了我们,虽说胖子在找老婆、体育活动方面不太好使,但某些时候,有一身好肥肉,还是派得上用场的。   挨打之后还没完,吴中行和赵用贤因为官职已免,被人连夜用门板抬回老家(没资格坐轿子),这场学生骂老师的闹剧就此划上句号。   当然,不管他们出于何种动机,是否有人主使,但这两位仁兄由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软话,坚持到底,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敬佩。   但在整个事件中,最让人胆寒的,却不是张居正,也不是这两位硬汉,而是一个女人。   在赵用贤与吴中行被打的时候,许多同情他们的官员在一旁议论纷纷,打完之后,王锡爵更是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抱住吴中行痛哭不已,但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与他同时冲上去的,还有一个女人——赵用贤的老婆。   但这位大嫂的举动却出人意料,她初步照料了自己的丈夫后,便开始在现场收集一样东西——赵用贤的肉。   由于打得太狠,赵用贤虽然是个胖子,腿上也还是被打掉了不少肉,赵夫人找到了最大的一块,带回了家,用特制方法风干之后,做成腊肉,从此挂在了家里。   这位悍妇之所以干出如此耸人听闻之举,是因为在她看来,被打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情,她要留下纪念品,以表示对张居正的永不妥协,并利用这块特殊的肉,对后代子孙进行光荣传统教育——你爹虽然挨了打,但是打得光荣,打得伟大!   打完了四个人的屁股,却打不完是非,此后攻击张居正的人有增无减,什么不回家奔丧,就禽兽不如之类的话也说了出来,骂来骂去,终于把皇帝骂火了。   虽然才十五岁,但皇帝大人已经是个明白人了,他看得很清楚,那些破口大骂的家伙除了拿大帽子压人外,什么也没干过,而一直勤勤恳恳干活的张居正,却被群起而攻之,天理何在!?   敢跟我的张先生(皇帝的日常称呼)为难,废了你们!   万历皇帝随即颁布了自他继位以来,最为严厉的一道命令:   胆敢再攻击张居正夺情者,格杀勿论!   事实证明,在一拥而上的那群人中,好汉是少数,孬种是大多数,本来骂人就是为了个人利益,既然再骂要赔本(杀头),那就消停了吧。   张居正又一次获得了胜利,反对者纷纷偃旗息鼓,这个世界清静了。   但他的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表象而已,为了改革,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国家,他做了很多事,得罪了很多人,一旦他略有不慎,就可能被人打倒在地,永不翻身,而那时他的下场将比之前的所有人更悲惨。   徐阶厌倦了可以退休,高拱下台了可以回家,但他没有选择,如果他失败了,既不能退休,也不能回家,唯一的结局是身败名裂,甚至死无葬身之地。   因为徐阶的敌人只是高拱,高拱的敌人只是他,而他的敌人,是所有的人,所有因改革而利益受损的人。   是啊,张居正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闹腾呢?你已经爬上了最高的宝座,你已经压倒了所有的人,你可以占据土地,集聚财富,培养党羽,扶植手下,只要你不找大家的麻烦,没有人会反抗你,也没有人能反抗你。   但你偏偏要搞一条鞭法,我们不能再随意鱼肉百姓,你偏偏要丈量土地,我们不能随意逃避赋税,你偏偏要搞什么考成法,我们不能再随意偷懒。   大家都是官员,都是既得利益者,百姓的死活与我们无关,你为什么要帮助他们,折腾我们呢?   因为你们不明白,我和你们不同。   我知道,贫苦的百姓也是人,也有父母妻儿,也想活下去。   我知道,我有极为坚强的意志,我的斗志不会衰竭,我的心志不会动摇,即使与全天下人为敌,我也决不妥协。   我知道,在几十年之后,你们已经丢弃了当年的激情壮志,除了官位和名利,你们已别无所求,但我不同。   因为在历经无数腥风血雨、宦海沉浮之后,我依然保存着我的理想。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公理和正义。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无论贵贱,都有生存的权力。   这就是我的理想,几十年来,一天也不曾放弃。   这就是张居正,一个真正的张居正。   在对他的描述中,我毫不避讳那些看上去似乎不太光彩的记载,他善于权谋,他对待政敌冷酷无情,他有经济问题,有生活作风问题,这一切的一切,可能都是真的。   而我之所以如实记述这一切,只是想告诉你一个简单而重要的事实:张居正,是一个人,一个真实的人。   在这个世界上,最猛的人,应该是超人同志,据说他来自外星球,绕地球一圈只要几秒,捏石头就像玩泥巴,还会飞,出门从不打车,也不坐地铁,总在电话亭里换衣服,老穿同一件制服,还特别喜欢把内裤穿在外面,平时最大的业余爱好是拯救地球,每年至少都要救那么几次,地球人都知道。   然而没有人认为他很伟大,因为他是超人。   超人除了怕几块破石头外,没有任何弱点和缺点,是无所不能的,他压根就不是人。   张居正不是超人,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从小熟读四书五经,挑灯苦读,是为了混碗饭吃,进入官场,参与权力斗争,拉帮结伙,是为了保住官位,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俗人。   然而正是这个真实的人,这个俗人,在权势、地位、财富尽皆到手的情况下,却将枪口对准了他当年的同伴,对准了曾带给他巨大利益的阶层,他破坏了规则,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只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国家,以及那些和他毫不相干的平民百姓。   所以我没有详写张居正一生中那些为人津津乐道的情节,比如整顿官场,比如惩办贪官,比如他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再比如他也曾严辞拒收过贿赂,制止过亲属的腐化行为,在我看来,这些情节并不重要。   只有当你知道,他是一个正常人,有正常的欲望,有自己的小算盘,有过犹豫和挣扎,有过贪婪和污点,你才能明白,那个不顾一切,顶住压力坚持改革的张居正,到底有多么的伟大。   所有的英雄,都是平凡的人。   千回百转,千锤百炼,矢志不改,如此而已。
下一章:
上一章:

92 条评论 发表在“第5部:帝国飘摇 第十章 敌人”上

  1. 心灵的港湾 says:
    张居正依然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2. 纵横天下 says:
    张居正,你就是你,你不用理会那些风言风语。你很伟大。
  3. 王守仁 says:
    汝非吾,为政,汝过之
  4. 若鸢 says:
    张居正,我被课本给忽悠了!差点以为你连要饭的也不如……
  5. 若鸢 says:
    好感动
  6. 匿名 says:
    心怀国家天下,而真正做到,又何其难,这或许就是人间道,世间道。。
  7. 张文明 says:
    呜呼!吾儿不孝甚矣,其父殒。乃以夺情而避守孝,余亦无他言,惟贰字耳:吾草! 看老子不收拾你
  8. 张居正 says:
    真理只在少数人手里的啊
  9. 结果当时 says:
    因为你们不明白,我和你们不同。
  10. 玉碎 says:
    张居正你很伟大……
  11. 江月夏 says:
    伟人不是超人,是人就有欲望,张居正对得起他的名字!
  12. 清风明月 says:
    张居正是个正常人,至少不是个伪君子,比那些没事找抽的言官强多了,只喷口水不办事儿,该打!!
  13. 随风 says:
      千回百转,千锤百炼,矢志不改,如此而已。
  14. 风雨者 says:
    公理,和正义,是人类永恒的追求,也是张居正一生的追求。到这里,我才理解张居正的良苦用心。伟大,张居正。张居正,名垂千古。
  15. 当年明月 says:
  16. says:
    张居正才真正把心学发挥到极致
  17. l流光溢彩 says:
    同意16楼
  18. 居正 says:
      我知道,贫苦的百姓也是人,也有父母妻儿,也想活下去。   我知道,我有极为坚强的意志,我的斗志不会衰竭,我的心志不会动摇,即使与全天下人为敌,我也决不妥协。   我知道,在几十年之后,你们已经丢弃了当年的激情壮志,除了官位和名利,你们已别无所求,但我不同。   因为在历经无数腥风血雨、宦海沉浮之后,我依然保存着我的理想。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公理和正义。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无论贵贱,都有生存的权力。   这就是我的理想,几十年来,一天也不曾放弃。   这就是张居正,一个真正的张居正。
  19. 张居中 says:
    感谢大家对我的肯定与赞赏,我会再接再厉把钓鱼岛收回来
  20. 绿剑 says:
    这就是张居正,一个真正的张居正。
  21. 历史其实很精彩 says:
    这个世界上有些 总是那么伟大的 人,殊不知他们也是普通人。他们只是比普通 人多了一些用不磨灭的意志跟伟大而崇高的理想!历史不会美化一个人更不会丑化一个人,千百年后自有后人凭是非
  22. 朱八八 says:
    利益的长短你是分辨不出来的,就好比让你丢下钞票去挖金矿。张居正就是败在这个上面的。
  23. 路人 says:
    所有的英雄,都是平凡的人。   千回百转,千锤百炼,矢志不改,如此而已。
  24. 福臨 says:
    一群庸才
  25. 成王败寇何为贼 says:
    看看这章和上章的评论,你们这群没主见的墙头草。
  26. 王锡爵 says:
    O__O”…无语……………..
  27. 王锡爵 says:
    到时看我的表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8. 贝贝。 says:
    感动,想起了小平爷爷。
  29. 匿名 says:
    所有的英雄,都是平凡的人。   千回百转,千锤百炼,矢志不改,如此而已
  30. 宛秋 says:
    好吧同意25楼的说法,不过在我心目中,太岳和王守仁都很高大,在乎他们做出的,是让多少人不用流离失所,忍受饥饿之灾,平等地对待别人拥有的生存的权利,而非空谈与谩骂。
  31. 诸葛亮 says:
    条条大路通罗马,人间正道是沧桑。
  32. 倭寇 says:
    孔明,你给爬回三国,关你咩事~
  33. 匿名 says:
    其实我想说,加速度的单位错了。。
  34. 收复钓鱼岛 says:
    一群书呆子 明朝的文官实在可笑
  35. 何心隐 says:
  36. 朱元璋 says:
    吾观后代如此不给力,死不瞑目啊!
  37. 政界高手 says:
    六部级别高,权力小,言官级别小,权力大,谁也压不倒谁,在这种天才的创意下,大明王朝搞了二百多年,一向太平无事,而到了张居正,情况被改变了。
  38. 呵呵 says:
    其实看到现在,每个伟大的人,都是有自己人性弱点的,而且每个伟大的人都有自己卑鄙的一面,各种手段,但是区别只是在于人心。
  39. 浪子剑 says:
    说老伯呢?
  40. 匿名 says:
    a
  41. 千里流云 says:
    生子当如张居正,以国家和人民为重!
  42. 张居正 says:
    以天下为己任
  43. 再回首 says:
    当年明月兄弟物理不太好吧?加速度的单位是米每二次方秒,而不是米每秒
  44. 云中漫步 says:
    对张居正评价客观,公正,他仍是唯我所敬仰的英雄,千回百转,千锤百炼,矢志不改,如此而已。
  45. 明月清风 says: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无论贵贱,都有生存的权力。
  46. 张居正 says:
    知我者,明月也
  47. 万历小子 says:
    高处不胜寒,人至察则无徒。。为老百姓办实事是硬道理!
  48. 回到明朝当王爷 says:
    无张居正,大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估计会提早50年倒闭。为最后几代增加了财政。没有钱的ZF是抗击不了后金时代的。
  49. 撒旦 says:
    …….
  50. 嘎达梅林 says:
    伟人就是誉满天下,谤满天下!
  51. 上帝 says:
    吹,什么砖头宣纸和砍头还能活的,真够扯的!
  52. 咳咳 says:
    至少张居正干实事。
    那群言官纯属无理取闹。
    如果张居正走了,朝政谁管?
    没人管……
    从这个角度说,张居正是必不可少的。
  53. 丰神秀丽 says:
    心系天下者人恒爱之
  54. 辉煌世界 says:
    像心学现在有比较好的书吗?咱这一般人看的懂吗?
  55. 辉煌世界 says:
    若无张居正明朝一定会提前灭亡?若是再出一个朱隶会怎样?
  56. 看热闹的 says:
    但贪官们自然是不干的,死了爹,我本来就很悲痛了,正想化悲痛为贪欲,搞点钱来安慰我无助的心灵,你竟然还要罢我的官,剥夺我的经济利益,太不人道!是啊,太不人道了,呵呵。
  57. 张居正 says:
    做人难,难做人
  58. 少年中国 says:
    没有徐阶,高拱和张居正估计被严老兄直接搞死了!同时还要注意徐阶的时代是嘉靖,高拱的时代是老实巴交的隆庆,张居正的时代是还没断奶的万历!其中的差距可想而知啊!徐兄弟猛啊,让他们两位伺候嘉靖那是找死!
  59. 匿名 says:
    时势造英雄。何谓英雄?以成败论英雄,故 不问出处。
  60. 王诩 says:
    时势造英雄。何谓英雄?以成败论英雄,故 不问出处。
  61. 黄来福 says:
    赵,吴,刘,三贼真是白眼狼。要不为啥都说汉奸比倭寇还可恨呢。大明就毁在这些人手里了。
  62. 匿名 says:
    他们的唯一专长就是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满口仁义道德,唾沫横飞攻击别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63. 张居正 says:
    虽然我和皇帝的老娘有一腿 但是她勾引我的 老子可不好色= =
  64. 吴中行 says:
  65. 专门放风 says:
    。。。。
  66. asdfghjkl;'' says:
    那群言官真是愚蠢至极,闲得发慌就会喷口水!鄙视他们!!!!
  67. 弯月 says:
    上学时我一直不理解张居正改革是什么,现在终于明白了,作者写的真是通俗易懂啊
  68. 萱草 says:
    一不小心发现了一个低级错误,加速度的单位应该是米每二次方秒。。。
  69. 李太后 says:
    你们这些弹劾张居正的小人一定是嫉妒他长的帅!
  70. 夜江南 says:
    看了作者对张居正的评论,让我不禁想起两个人,两个改变新中国历史的人。
  71. 张居正 says:
    明朝习惯了没事骂骂皇帝,喷喷口水,真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啊,一个皇帝都没现在一个村官、派出所领导牛!!!
    你看看我大天朝现在呢,谁敢去骂皇帝、骂上级??
  72. 匿名 says:
    赵用贤是清官
  73. fozi says:
    权力是一条无形的绳索,一旦深入其中,便难以自拔。虽然高处不胜寒,却也不胜乐。如激流永退之范蠡者,实在是少之又少!呜呼!
  74.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says:
    对此,我只想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加油明朝崛起就靠你了。
  75. 张居正 says:
    啊,我真伟大!佩服我自己了
  76. 傻逼作者,你懂个毛! says:
    就因为张居正是你老乡?湖北人都是杂种!!!
  77. 李太后 says:
    张大官人就是超人!!!!
  78. 阡陌 says:
    操心短命,严狗在国务上一点不动脑子,只会捧皇帝斗异类,所以活到80多,就算要饭,人家还多活了2年,心多大呀。
  79. 阡陌 says:
    张居正先生的评价,我看哭了。你们这些评论的人呀,跟现在很多网民似的,跟着笔者的方向,一会骂他一会又说他伟大,他就是一个真实的人
  80. 张居正 says:
    艹,老子净教了些白眼狼!!!
  81. 匿名 says:
    好伙 子
  82. 当年明月 says:
    好伙 子
  83. 文字狱 says:
    张居正的学生真是二愣子
  84. 申时行 says:
    老师你真伟大
  85. 赵用贤 says:
    老子是刚正不阿的清官,有请度娘为我作证
  86. qwert says: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87. 黄帝 says:
    你们都应该多向居正同学,学习,学习,,,
  88. 严世蕃 says:
    我的小妾照樣前撲後繼,肉唾壺是我東樓慶兒得意之作!!肥體短項奈我何!!!!
  89. 高大全 says:
    还是高大全好!
  90. 这是怎么说 says:
    此章已阅读。
  91. 贝加尔女 says:
    隐忍,坚持,为信仰努力的平凡而又伟大的人。
  92. 逍遥白水 says:
    言官比之今天的职业喷子差得太多。看来,中华文化中阴阳两面俱在发展。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