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6部:日落西山 第十章 小人物的奋斗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朱常洛篇   八月二十三日。   内阁大学士刘一璟、韩旷照常到内阁上班,在内阁里,他们遇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的名字叫李可灼,时任鸿胪寺丞,他来这里的目的,是要进献“仙丹”。   此时首辅方从哲也在场,他对这玩意兴趣不大,毕竟皇帝刚吃错药,再乱来,这个黑锅就背不起了。   刘一璟和韩旷更是深恶痛绝,但也没怎么较真,直接把这人打发走了。   很明显,这是一件小事,而小事是不应该过多关注的。   但某些时候,这个理论是不可靠的。   两天后,八月二十五日。   明光宗下旨,召见内阁大臣、六部尚书等朝廷重臣,此外,他特意叫上了杨涟。   对此,所有的人都很纳闷。   更让人纳闷的是,此后直至临终,他召开的每一次会议,都叫上杨涟,毫无理由,也毫无必要。或许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叫杨涟的人,非常之重要。   他的直觉非常之准。   此时的光宗,已经是奄奄一息,所以,几乎所有的大臣都认定,今天的会议,将要讨论的,是关乎国家社稷的重要问题。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这次内阁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老婆。   光宗同志的意思是,自己的后妃李选侍,现在只有一个女儿,伺候自己那么多年,太不容易,考虑给她升官,封皇贵妃。   此外,他还把皇长子朱由校领了出来,告诉诸位大人,这孩子的母亲也没了,以后,就让李选侍照料他。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明明您都没几天蹦头了,趁着脑袋还管用,赶紧干点实事,拟份遗嘱,哪怕找口好棺材,总算有个准备。竟然还想着老婆的名分,实在令人叹服。   在现场的人们看来,这是一个尊重妇女,至死不渝的模范丈夫。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八月二十六日。   出乎许多人的意料,明光宗再次下旨,召开内阁会议,与会人员包括内阁大臣及各部部长,当然还有杨涟。   会议与昨天一样,开得十分莫名其妙。这位皇帝陛下把人叫进来,竟然先拉一通家常,又把朱由校拉进来,说我儿子年纪还小,你们要多照顾等等。   这么东拉西扯,足足扯了半个时辰(一个小时),皇上也扯累了,正当大家认为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扯淡又开始了。   如昨天一样,光宗再次提出,要封李选侍为皇贵妃,大家这才明白,扯来扯去不就是这件事吗?   礼部尚书孙如游当即表示,如果您同意,那就办了吧(亦无不可)。   然而就在此时,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人突然闯了进来,公然打断了会议,并在皇帝、内阁、六部尚书的面前,拉走了皇长子朱由校。   这个人,就是李选侍。   所有人都懵了,没有人去阻拦,也没有人去制止。原因很简单,这位李选侍毕竟是皇帝的老婆,皇帝大人都不管,谁去管。   而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很快,他们就听见了严厉的斥责声,李选侍的斥责声,她斥责的,是皇帝的长子。   于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场面出现了。   大明帝国未来的继承人,被一个女人公然拉走,当众责骂,而皇帝,首辅、各部尚书,全部毫无反应,放任这一切的发生。   所有的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那个女人的责骂,直到骂声结束为止。   然后,尚未成年的朱由校走了出来,他带着极不情愿的表情,走到了父亲的身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要封皇后!”   谜团就此解开,莫名其妙的会议,东拉西扯的交谈,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胁迫。   开会是被胁迫的,闲扯是被胁迫的,一个奄奄一息的丈夫,一个年纪幼小的孩子,要不胁迫一把,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李选侍很有自信,因为她很清楚,这个软弱的丈夫不敢拒绝她的要求。   现在,她距离自己的皇后宝座,只差一步。   但是这一步,到死都没迈过去。   因为就在皇长子刚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另一个声音随即响起:   “皇上要封皇贵妃,臣必定会尽快办理!”   说这句话的人,是礼部尚书孙如游。   李选侍太过天真了,和朝廷里这帮老油条比起来,她也就算个学龄前儿童。   孙尚书可谓聪明绝顶,一看情形不对,知道皇上顶不住了,果断出手,只用了一句话,就把皇后变成皇贵妃。   光宗同志也很机灵,马上连声回应:好,就这么办。   李小姐的皇后梦想就此断送,但她是不会放弃的,因为她很清楚,在自己的手中,还有一张王牌——皇长子。   只要那个奄奄一息的人彻底死去,一切都将尽在掌握。   但她并不知道,此时,一双眼睛已经死死地盯住了她。   杨涟已经确定,眼前这个飞扬跋扈的女人,不久之后,将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敌人。而在此之前,必须做好准备。   八月二十九日。   此前的三天里,光宗的身体丝毫不见好转,于是在这一天,他再次召见了首辅方从哲等朝廷重臣。   光宗同志这次很清醒,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寿木如何?寝地如何?   寿木就是棺材,寝地就是坟,这就算是交代后事了。   可是方从哲老先生不知是不是老了,有点犯糊涂,张口就是一大串,什么你爹的坟好、棺材好请你放心之类的话。   光宗同志估计也是哭笑不得,只好拿手指着自己,说了一句:   是我的(朕之寿宫)。   方首辅狼狈不堪,可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就听到了皇帝陛下的第二个问题:   “听说有个鸿胪寺的医官进献金丹,他在何处?”   对于这个问题,方从哲并未多想,便说出了自己的回答:   “这个人叫李可灼,他说自己有仙丹,我们没敢轻信。”   他实在应该多想想的。   因为金丹不等于仙丹,轻信不等于不信。   正是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导致了一个错误的判断:   “好吧,召他进来。”   于是,李可灼进入了大殿,他见到了皇帝,他为皇帝号脉,他为皇帝诊断,最后,他拿出了仙丹。   仙丹的名字,叫做红丸。   此时,是万历四十八年(1620)八月二十九日上午,明光宗服下了红丸。   他的感觉很好。   按照史书上的说法,吃了红丸后,浑身舒畅,且促进消化,增加食欲(思进饮膳)。   消息传来,宫外焦急等待的大臣们十分高兴,欢呼雀跃。   皇帝也很高兴,于是,几个时辰后,为巩固疗效,他再次服下了红丸。   下午,劳苦功高的李可灼离开了皇宫,在宫外,他遇见了等待在那里的内阁首辅方从哲。   方从哲对他说:   “你的药很有效,赏银五十两。”   李可灼高兴地走了,但他并没有领到这笔赏银。   方从哲以及当天参与会议的人都留下了,他们住在了内阁,因为他们相信,明天,身体好转的皇帝将再次召见他们。   六个时辰之后。   凌晨,住在内阁的大臣们突然接到了太监传达的谕令:   即刻入宫觐见。   所有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当他们尚未赶到的时候,就已得到了第二个消息——皇上驾崩了。   万历四十八年(1620)九月初一,明光宗在宫中逝世,享年三十九,享位一月。   皇帝死了,这十分正常,皇帝吃药,这也很正常,但吃药之后就死了,这就不正常了。   明宫三大案之“红丸案”,就此拉开序幕。   没有人知道,所谓的红丸,到底是什么药,也没有人知道,在死亡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阴谋。   此时向乾清宫赶去的人,包括内阁大臣、各部长官,共计十三人。   在他们的心中,有着不同的想法和打算,因为皇帝死了,官位、利益、权力,一切的一切都将改变。   只有一个人例外。   杨涟十分悲痛,因为那个赏识他的人,已经死了,而且死得不明不白。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   查出案件的真相,找出幕后的黑手,揭露恶毒的阴谋,让正义得以实现,让死去的人得以瞑目。   这就是杨涟的决心。   但此时,杨涟即将面对的,却是一个更为复杂,更为棘手的问题。   虽然大家都住在内阁,同时听到消息,毕竟年纪不同,体力不同,比如内阁的几位大人,方从哲老先生都七十多了,刘一璟、韩旷年纪也不小,反应慢点、到得晚点十分正常。   所以首先到达乾清宫的,只有六部的部长、都察院左都御史,当然还有杨涟。   这几个人已经知道了皇帝去世的消息,既然人死了,那就不用急了,就应该考虑尊重领导了,所以他们决定,等方首辅到来再进去。   进不了宫,眼泪储备还不能用,而且大清早的,天都没亮,反正是等人,闲着也是闲着,于是,他们开始商讨善后事宜。   继承皇位的,自然是皇长子朱由校了,但问题是,他的父亲死了,母亲也死了,而且年纪这么小,宫里没有人照顾,怎么办呢?   于是,礼部尚书孙如游、吏部尚书周嘉谟、左都御史张问达提出:   把朱由校交给李选侍。   这个观点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事实上,反对者只有一个。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这个唯一反对者的声音:   “万万不可!”   其实就官职和资历而言,杨涟没有发言的资格,因为他此时他不过是个小小的七品给事中,说难听点,他压根就不该呆在这里。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发言,因为他是皇帝临死前指定的召见者,换句话说,他是顾命大臣。   杨涟十分激动,他告诉所有的人,朱由校很幼稚,如果把他交给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用心不良的女人,一旦被人胁迫,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几句话,彻底唤起了在场朝廷重臣们的记忆,因为就在几天前,他们亲眼目睹了那个凶恶女人的狰狞面目。   他们同意了杨涟的意见。   但事实上,皇帝已经死了,未来的继承人,已在李选侍掌握之中。   所以,杨涟说出了他的计划:   “入宫之后,立刻寻找皇长子,找到之后,必须马上带出乾清宫,脱离李选侍的操纵,大事可成!”   十三位顾命大臣终于到齐了,在杨涟的带领下,他们走向了乾清宫。   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即将开始。   【战斗,从大门口开始】   当十三位顾命大臣走到门口的时候,被拦住了。   拦住他们的,是几个太监。毫无疑问,这是李选侍的安排。   皇帝去世的时候,她就在宫内,作为一位智商高于郑贵妃的女性,她的直觉告诉她,即将到来的那些顾命大臣,将彻底毁灭她的野心。   于是她决定,阻止他们入宫。   应该说,这个策略是成功的,太监把住大门,好说歹说就不让进,一帮老头加书呆子,不懂什么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深刻道理,只能干瞪眼。   幸好,里面还有一个敢玩命的:   “皇上已经驾崩,我们都是顾命大臣,奉命而来!你们是什么东西!竟敢阻拦!且皇长子即将继位,现情况不明,你们关闭宫门,到底想干什么?!”   对付流氓加文盲,与其靠口,不如靠吼。   在杨涟的怒吼之下,吃硬不吃软的太监闪开了,顾命大臣们终于见到了已经歇气的皇上。   接下来是例行程序,猛哭猛磕头,哭完磕完,开始办正事。   大学士刘一璟首先发问:   “皇长子呢?他人在哪里?”   没人理他。   “快点交出来!”   还是没人理他。   李选侍清醒地意识到,她手中最重要的棋子,就是皇长子,只要控制住这个未来的继承人,她的一切愿望和野心,都将得到满足。   这一招很绝,绝到杨涟都没办法,宫里这么大,怎么去找,一帮五六十岁的老头,哪有力气玩捉迷藏?   杨涟焦急万分,毕竟这不是家里,找不着就打地铺,明天接着找,如果今天没戏,明天李选侍一道圣旨下来,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必须找到,现在,马上,必须!   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一个太监走了过来,在大学士刘一璟的耳边,低声说出了两个字:   “暖阁。”   这个太监的名字,叫做王安。   王安,河北雄县人,四十多年前,他进入皇宫,那时,他的上司叫冯保。   二十六年前,他得到了新的任命,到一个谁也不愿意去的地方,陪一个谁也不愿意陪的人,这个人就是没人待见,连名分都没有的皇长子朱常洛。   王安是个好人,至少是个识货的人,当朱常洛地位岌岌可危的时候,他坚定且始终站在了原地,无论是“争国本”,还是“梃击”都竭尽全力,证明了他的忠诚。   朱常洛成为明光宗之后,他成为了司礼秉笔太监,掌控宫中大权。   这位仁兄最喜欢的人,是东林党,因为一直以来,东林党都是皇帝陛下的朋友。   而他最不喜欢的人,就是李选侍,因为这个女人经常欺负后宫的一位王才人,而这位王才人,恰好就是皇长子朱由校的母亲。   此刻还不下烂药,更待何时?   刘一璟大怒,大吼一声:   “谁敢藏匿天子!”   可是吼完了,就没辙了,因为这毕竟是宫里,人躲在里面,你总不能破门而入去抢人吧。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让李选侍心甘情愿地交人,然后送到门口,挥手致意。   这似乎绝不可能,但是王安说,这是可能的。随后,他进入了暖阁。   面对李选侍,王安体现出了一个卓越太监的素质,他虽没有抢人的体力,却有骗人的智力。   他对李选侍说,现在情况特殊,必须让皇长子出面,安排先皇的丧事,安抚大家的情绪,事情一完,人就能回来。   其实这谎扯得不圆,可是糊弄李选侍是够了。   她立即叫出了朱由校。   然而,就在她把人交给王安的那一瞬间,却突然醒悟了过来!她随即拉住了朱由校的衣服,死死拉住,不肯松手。   王安知道,动粗的时候到了,他决定欺负眼前这个耍赖的女人。   因为太监虽说不男不女,可论力气,比李小姐还是要大一些。   王安一把拉过朱由校,抱起就走,冲出了暖阁。当门外的顾命大臣们看见皇长子的那一刻,他们知道,自己胜利了。   于是,在先皇的尸体(估计还热着)旁,新任皇帝接受了顾命大臣们的齐声问候:万岁!   万岁喊完了,就该跑了。   在人家的地盘上,抢了人家的人,再不跑就真是傻子了。   具体逃跑方法是,王安开路,刘一璟拉住朱由校的左手,英国公张维贤拉住朱由校的右手,包括方从哲在内的几个老头走中间,杨涟断后。就这样,朱由校被这群活像绑匪(实际上也是)的朝廷大臣带了出去。   事情正如所料,当他们刚刚走出乾清宫的时候,背后便传来了李选侍尖利的叫喊声:   “哥儿(指朱由校),回来!”   李大姐这嗓子太突然了,虽然没要人命,却把顾命大臣们吓了一跳,他们本来在乾清宫外准备了轿子,正在等轿夫来把皇子抬走,听到声音后,脚一跺,不能再等了!   不等,就只能自己抬,情急之下,几位高干一拥而上,去抬轿子。   这四位高级轿夫分别是吏部尚书周嘉谟,给事中杨涟,内阁大学士刘一璟,英国公张维迎。   前面几位大家都熟,而最后这位张维迎,是最高世袭公爵,他的祖先,就是跟随明成祖朱棣靖难中阵亡的第一名将张玉。   也就是说,四个人里除杨涟外,职务最低的是部长,我又查了下年龄,最年轻的杨涟,当时也已经四十八岁了,看来人急眼了,还真敢拼命。   就这样,朱由校在这帮老干部的簇拥下,离开了乾清宫,他们的目标,是文华殿,只要到达那里,完成大礼,朱由校就将成为新一代的皇帝。   而那时,李选侍的野心将彻底破灭。   当然,按照最俗套的电视剧逻辑,坏人们是不会甘心失败的,真实的历史也是如此。   毕竟老胳膊老腿,走不快,很快,大臣们就发现,他们被人追上了。   追赶他们的,是李选侍的太监。一个带头的二话不说,恶狠狠地拦住大臣,高声训斥:   “你们打算把皇长子带到哪里去?”   一边说,还一边动手去拉朱由校,很有点动手的意思。   对于这帮大臣而言,搞阴谋、骂骂人是长项,打架是弱项。于是,杨涟先生再次出场了。   他大骂了这个太监,并且鼓动朱由校:   “天下人都是你的臣子,何须害怕!”   一顿连骂带捧,把太监们都镇住了,领头的人见势不妙,就撤了。   这个被杨涟骂走的领头太监,名叫李进忠,是个不出名的人。但不久之后,他将更名改姓,改为另一个更有名的名字——魏忠贤。   在杨涟的护卫下,朱由校终于来到了文华殿,在这里,他接受了群臣的朝拜,成为了新的皇帝,史称明熹宗。   【明熹宗朱由校】   这就算即位了,但问题在于,毕竟也是大明王朝,不是杂货铺,程序还要走,登基还得登。   有人建议,咱就今天办了得了,可是杨涟同志不同意,这位仁兄认定,既然要登基,就得找个良辰吉日,一查,那就九月初六吧。   这是一个极为错误的决定。   今天是九月初一,只要皇长子没登基,乾清宫依然是李选侍的天下,而且,她依然是受命照顾皇长子的人,对于她而言,要翻盘,六天足够了。   然而杨涟本人,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就在他即将步入深渊的时候,一个人拉住了他,并且把一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脸上。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左光斗。   左光斗,字遗直,安徽桐城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现任都察院巡城御史,杨涟最忠实的战友,东林党最勇猛的战士。   虽然他的职位很低,但他的见识很高,刚一出门,他就揪住了杨涟,对着他的脸,吐了口唾沫:   “到初六登基,今天才初一,如果有何变故,怎么收拾,怎么对得起先皇?!”   杨涟醒了,他终于明白,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皇长子还在宫内,一旦李选侍掌握他,号令群臣,到时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但事已至此,只能明天再说,毕竟天色已晚,皇宫不是招待所,杨大人不能留宿,无论如何,必须等到明天。   杨涟走了,李选侍的机会来了。   当天傍晚,朱由校再次来到乾清宫,他不能不来,因为他父亲的尸体还在这里。   可是他刚踏入乾清宫,就被李选侍扣住了,尸体没带走,还搭进去一个活人。   眼看顾命大臣们就要完蛋,王安又出马了。   这位太监可谓是智慧与狡诈的化身,当即挺身而出,去和李选侍交涉,按说被人抢过一次,总该长点记性,可是王安先生几番忽悠下来,李选侍竟然又交出了朱由校。   这是个很难理解的事,要么是李小姐太弱智,要么是王太监太聪明,无论如何最终的结果是,李选侍失去了一个机会,最后的机会。   因为第二天,杨涟将发起最为猛烈的进攻。   九月初二。   吏部尚书周嘉谟和御史左光斗同时上书,要求李选侍搬出乾清宫。   这是一个十分聪明的战略,因为乾清宫是皇帝的寝宫,只要李选侍搬出去,她将无法制约皇帝,失去所有政治能量。   但要赶走李选侍,自己动手是不行的,毕竟这人还是后妃,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经过商议,杨涟等人统一意见:让她自己走。   左光斗主动承担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为了彻底赶走这个女人,他连夜写出了一封奏疏,一封堪称恶毒无比的奏疏。   文章大意是说,李小姐你不是皇后,也没人选你当皇后,所以你不能住乾清宫,而且这里也不需要你。   然后他进一步指出,朱由校才满十六岁,属于青春期少年,容易冲动,和你住在一起是不太合适的。   话说到这里,已经比较露骨了。   别慌,更露骨的还在后面。   在文章的最后,左光斗写出了一句画龙点睛的话:   “武氏之祸,再现于今,将来有不忍言者!”   所谓武氏,就是武则天,也就是说,左光斗先生担心,如此下去,武则天夺位的情形就会重演。   如果你认为这是一句非常过分的话,那你就错了,事实上,是非常非常过分,因为左光斗是读书人,有时候,读书人比流氓还流氓。   希望你还记得,武则天原先是唐太宗的妃子,高宗是太宗的儿子,后来,她又成了唐高宗的妃子。   现在,李选侍是明光宗的妃子,熹宗是光宗的儿子,后来……   所以左光斗先生的意思是,李选侍之所以住在乾清宫,是想趁机勾引她的儿子(名义上的)。   李选侍急了,这很正常,你看你也急,问题在于,你能咋办?   李选侍想出的主意,是叫左光斗来谈话。事实证明,这是个不折不扣的馊主意,因为左光斗的回答是这样的:   “我是御史,天子召见我才会去,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若辈何为者)?”   九月初三。   左光斗的奏疏终于送到了皇帝的手中,可是皇帝的反应并不大,原因简单:他看不懂。   拜他父亲所赐,几十年来躲躲藏藏,提心吊胆,儿子的教育是一点没管,所以朱由校小朋友不怎么读书,却很喜欢做木匠,常年钻研木工技巧。   幸好,他的身边还有王安。   王太监不负众望,添油加醋解说一番,略去儿童不宜的部分,最后得出结论:李选侍必须滚蛋。   朱由校决定,让她滚。   很快,李选侍得知了这个决定,她决定反击。   九月初四。   李选侍反击的具体形式,是谈判。   她派出了一个使者,去找杨涟,希望这位钢铁战士会突然精神失常,放弃即将到手的胜利,相信她是一个善良、无私的女人,并且慷慨大度的表示,你可以继续住在乾清宫,继续干涉朝政。   人不能愚蠢到这个程度。   但她可以。   而她派出的那位使者,就是现在的李进忠,将来的魏忠贤。   这是两位不共戴天的死敌第一次正面交锋。   当然,当时的杨涟并没有把这位太监放在眼里,见面二话不说:   “她(指李选侍)何时移宫?”   李进忠十分客气:   “李选侍是先皇指定的养母,住在乾清宫,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   杨涟很不客气:   “你给我记好了,回去告诉李选侍,现在皇帝已经即位,让她立刻搬出来,如果乖乖听话,她的封号还能给她,如果冥顽不灵,就等皇帝发落吧!”   最后还捎带一句:   “你也如此!”   李进忠沉默地走了,他很清楚,现在自己还不是对手,在机会到来之前,必须等待。   李选侍绝望了,但她并不甘心,在最后失败之前,她决心最后一搏,于是她去找了另一个人。   九月初五,登基前最后一日。   按照程序规定,明天是皇帝正式登基的日期,但是李选侍却死不肯搬,摆明了要耍赖,于是,杨涟去找了首辅方从哲,希望他能号召群臣,逼李选侍走人。   然而,方从哲的态度让他大吃一惊,这位之前表现积极的老头突然改了口风:   “让她迟点搬,也没事吧(迟亦无害)。”   杨涟愤怒了:   “明天是皇上登基的日子,难道要让他躲在东宫,把皇宫让给那个女人吗?!”   方从哲保持沉默。   李选侍终于聪明了一次,不能争取杨涟,就争取别人,比如说方从哲。   因为孤独的杨涟,是无能为力的。   但她错了,孤独的杨涟依然是强大的,因为在他的心中,始终都留存着一个信念:   当我只是个小人物的时候,你体谅我的激奋,接受我的意见,相信我的才能,将你的身后之事托付于我。   所以,我会竭尽全力,战斗至最后一息,绝不放弃。   因为你的信任,和尊重。   在这最后的一天里,杨涟不停地到内阁以及各部游说,告诉大家形势危急,必须立刻挺身而出,整整一天,即使遭遇冷眼,被人讥讽,他依然不断地说着,不断地说着。   最终,许多人被他打动,并在他的率领下,来到了宫门前。   面对着阴森的皇宫,杨涟喊出了执着而响亮的宣言:   “今日,除非你杀掉我,若不移宫,宁死不离(死不去)!”   由始至终,李选侍都是一个极为贪婪的女人,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顾一切,虐待朱由校的母亲,逼迫皇帝,责骂皇长子,只为她的野心和欲望。   但现在,她退缩了,她决定放弃。因为她已然发现,这个叫杨涟的人,是很勇敢的,敢于玉石俱焚、敢于同归于尽。   无奈地叹息之后,她退出了乾清宫,从此,她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或许依然专横、撒泼,却已无人知晓,因为,她已无关紧要。   随同她退出的,还有她的贴身太监们,时移势易,混口饭吃也不容易。   然而一位太监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的命运还未终结,因为他已经发现了一个新的目标——另一个女人。   从这个女人的身上,他将得到新的前途,以及新的名字。
下一章:
上一章:

29 条评论 发表在“第6部:日落西山 第十章 小人物的奋斗”上

  1. 大明往事 says:
    “王安一把拉过朱由校,抱起就走”这朱由校都十六了,不是六岁,一个太监如何抱得动他,而且还在有人阻拦的情况下,疑惑呢。
  2. 我笑了 says:
    16岁的男孩子其实也很柔弱
  3. 匿名 says:
    这就是历史,主观和客观……
  4. 咖啡 says:
    这就是历史,主观和客观……
  5. 小富 says:
    一个柔弱的男孩纸
  6. 王守仁 says:
    杨涟,你真棒,为你鼓掌!
  7. 匿名 says:
    因为你的信任,和尊重。
  8. 13 says:
    明朝所有皇帝中最让人唾弃的皇帝!
  9. 日月水青 says:
    写得精彩!
  10. 人性的弱点 says:
    杨涟,好样了!
  11. 拜阳明 says:
    宫中迷乱,侍人乱政,朝有杨涟,挺身而出,,浑身碎骨,似于谦再世,天期得以繁衍。
  12. 匿名 says:
    李选侍真讨厌
  13. 朱棣 says:
    我怎么会有一个这么不争气的后代!可怜的大明王朝!
  14. dfgdfgd says:
    hfdhhg
  15. 武则天 says:
    无名氏怎能和我相提并论~~历史上只有一个女皇帝,吕雉靠边去~
  16. 回到明朝当王爷 says:
    邻居16岁的男孩,身高185cm.
  17. 旁观者清 says:
    越是猛人的后代越是老实总是觉得做错了什么那都是祖先太猛了,
  18. 丰神秀丽 says:
    杨涟和杨继盛挺像的
  19. ... says:
    杨家人不简单….
  20. 路人 says:
    感觉越后明月越主观了~~
  21. 日落西山 says:
    杨涟,左光斗很历害呀。怎么被魏忠贤摆平了。死太监看来智商很高啊!
  22. 兰博比基尼 says:
    大爱李侍。想与之爱爱。
  23. 魏冢咸 says:
    上有木匠蠢皇帝,下有三党的支持,这么好的时机,老子此时不崛起,更待何时!
  24. 闫锡山 says:
    离.
  25. 新疆人 says:
    专横的东林
  26. 朱由校 says:
    我不是针对谁,论做木匠,在座都是…
  27. 安清墨 says:
    如果朱由校自己不反抗呢?w
  28. says:
    看了这章我已想到杨涟的下场。杨涟要像当年的杨继盛要被整死了
  29. 可爱滴校校!! says:
    好可爱滴男孩纸,还会做木工O(∩_∩)O!!!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